專輯論文

醫學、商業與社會想像:日治臺灣的漢藥科學化與科學中藥

作者資訊
劉士永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暨人文社會科學中心副研究員

日本生藥學自十九世紀末發端,1920年代適逢皇漢醫道復興運動,其漢醫、藥之歷史糾葛深遠,但兩者基本上,因在日本時空條件及文化傳統等因素得以共同發展。然臺灣則因西醫界僅重漢藥科學化分析,將漢醫棄之於歷史灰燼,以致漢藥使用從漢醫原理中剝離。此舉不僅化漢藥為現代藥理學之研究對象,亦讓某些傳統藥方披上科學之名,成為流通市面的「科學中藥(漢方)」。儘管戰前之日本法規,允許西醫師處方並調劑生藥材,漢醫治療理論與傳統漢醫師卻沒能共蒙其利,反在其與漢藥的剝離過程中益發失色。相較於草藥可以被「科學化」,從而成為常民醫療體系的一環,漢醫療法似乎在戰後臺灣仍受到排斥。簡言之,由於漢藥能被納入現代藥學而研究分析,使其得到「科學化」的外衣,得以延續與增強既有之民間信賴;相反地,漢醫則因為無法為西洋醫學所吸納,遂逐步被整個當代醫療體系邊緣化。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期,頁149-200,2010年10月出版

論中藥作為保健食品: 以四物湯的生命史為例探討藥品與食品範疇的革命

作者資訊
安勤之
國立台灣 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本文透過馬克思以及阿帕杜萊(Arjun Appadurai)的觀點,討論四物湯轉型為四物飲的生命史。四物湯的轉型,突顯「物的歷史性」,揭露物乃是社會關係的歷史綜合產物,指出物品的表現形式與實質存在具有差異。藥品、食品以及健康食品作為既有分類,忽略了民間藥食如一的態度與實作。「保健食品」範疇的出現,對既有分類造成革命。國家既鼓勵又限制的產業政策,廠商既守法又游走法律邊緣的創新、消費者嚐試與體驗的行動,與物質元素自身的屬性,共同譜寫出四物的生命史,促成中藥作為保健食品現身。中藥作為保健食品出現,不僅揭露了食品、藥品與健康食品三分法的僵硬與片面性,也反映了台灣社會所具有的混融多變特性。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 期,頁89-148,2010年10月出版

杜聰明的漢醫藥研究之謎:兼論創造價值的整合醫學研究

作者資訊
雷祥麟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與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研究員

本文企圖解答一組台灣醫學史上明顯的謎題:身為台灣醫學現代性領航人的杜聰明,為什麼竟會長期支持研究前現代的傳統東亞醫療?反過來說,為什麼杜聰明堅持終生的志業,竟然持續地被視為落伍的、違反科學的行徑?本文指出,杜聰明被視為「不科學」的漢藥研究計畫,其實涉及多重、多脈絡的突破,至少包含下列四個向度。他倡議建立「實驗治療學」, 以突破日本帝國內沒有獨立「治療學講座」的醫學傳統;他主張以「實驗治療學」來研究漢藥,也構成了對於傳統藥理學取徑的突破, 尤其難得的是藥理學就是他本人的學術專業;他計畫建立研究型的漢醫醫院,不僅在東亞前所未聞,也更是民國時期中醫支持者求之不得的突破;最後,他也支持「反向的」的漢藥研究程序,「藉由(在人體上進行)實際治療學的實驗而認定有效的生藥,之後再移至研究室內以抽出的有效成分進行實驗」, 這正是民國時期飽受譏評(而在今日普遍接受)的「倒行逆施」的研究法。。杜聰明位居多重邊緣的台灣(西洋現代醫學、日本帝國、中漢醫傳統), 但他不以邊緣自限,反而積極利用這個多重邊緣的處境,將多種邊緣性重新組合、反轉為優勢,從而構想出各個中心所想像不及的創新─以當時中國罕見的現代科學家的嚴格訓練與資格,在台灣建立起日本帝國都還待發展的實驗治療學,藉以研究西方世界尚未能充分賞識的東亞傳統醫療。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期,頁201-286,2010年10月出版

民國時期中西醫詮釋疾病的界線與脈絡︰以 「傷寒」為例的討論

作者資訊
皮國立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所博士候選人

近代中國傳統醫學與西醫的交會,產生了許多有意思的醫史課題,本文藉由梳理一個疾病名稱的轉譯過程與翻譯前後的意涵,配合中國醫學自身的歷史發展背景,來檢視民國中西醫詮釋疾病的界線與脈絡,它凸顯了民國時期中醫發展之方向與本身轉型之必要與限度。

傷寒,西方名Typhoid fever ,以之為例,我們看到了一個新名詞,從中國本土之外的西方與日本傳入,並與中國的古代醫學經典《傷寒論》,以及在清代與之對立的溫病理論,進行一次融合、再解釋的歷程。當時中醫的困難來自:必須面對自身學術內的寒溫論爭與分歧的態勢,又要回應西醫的說法。我們將

看到,中醫擁有堅定的古典醫學定義,但西醫的衝擊讓中醫必須去反省原來的疾病定義,中醫們除了梳理任何熱病學內統整、劃畫一的說法,還必須用經典去重新定義西醫病名的屬性與名稱,最後,中醫並沒有根本地改變古代疾病論述。這段疾病史,可說是中國醫生對疾病解釋權的堅持,也預示了當時中國醫者與古典醫學之間永無休止的對話。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期,頁25-88,2010年10月出版

專輯導言:「東亞傳統醫療、科學,與現代社會」

作者資訊
雷祥麟

在國內的文史研究中,傳統醫療史的研究是已經獲得國際學界矚目的重要領域之一,相較之下,還沒有未受到足夠重視的,是傳統醫療在現代史、乃至當代社會中的獨特位置—它並不是歷史長流中苟延殘喘的活化石,相反地,它更像是是一個生氣蓬勃的活著的傳統(living tradition)。在與時俱進的發展、轉變、使用與創新之後,它幾乎猶如現代科技一般廣泛地參與我們的生活,其中若干成分甚至已經脫離孕育它的社會,反向傳播至歐美與非洲,甚至被視為另類醫學的代表性成員。策劃這個專輯的初衷,就在於以研究現代科技的視角(或者說「科技與社會研究」的觀點)來審視東亞的傳統醫療與現代社會的交引互動。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期,2010年10月出版

孟德爾究竟發現了什麼?一個實驗發現的典型模式

作者資訊
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古典遺傳學之父孟德爾,一向被遺傳學家、教科書、生物史家認為「發現」了古典(孟德爾)遺傳學定律。近來一些科史家宣稱孟德爾並未發現「孟德爾遺傳學定律」。若是如此,孟德爾本人究竟發現了什麼?他對科學的貢獻何在?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必須重新訴說孟德爾的實驗與古典遺傳學的起源的整個科學歷史,也必須考察「科學發現」的哲學問題。

目前流行的兩種科學史觀,大致也可以被套用到孟德爾和古典遺傳學的故事上。證據史觀流行在科學家、生物學家與遺傳學家之間,它是一種發現、除錯、累積與進步的歷史圖像,它主張孟德爾當然發現孟德爾遺傳定律,這是孟德爾對科學的偉大貢獻。孔恩式的典範史觀主張孟德爾的工作屬於育種學的老傳統,他的實驗目的不在於遺傳,更沒有發現孟德爾定律。孟德爾時代的遺傳觀念被一個發育論典範支配,以孟德爾定律為基礎的古典遺傳學,則是一個全新的典範。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9期

遊走於理論與實情之間:一項經濟模型操作的案例研究

作者資訊
陳思廷
國立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

經濟理論針對目標現象所作的一些斷言經常與發生在真實經濟世界中的目標現象不一致,這個情形時常困擾著經濟理論學者,並且也常常引發經濟理論學者與經濟方法論學者之間的爭辯。傳統解決這項爭論的方式是藉由將焦點放在討論經濟理論的不實在假設之關注上,以解決實在與理論之間的爭議。與以往方法論學者所認定的觀念相左,本論文以南茜.卡特萊特的起因說明模型為基礎,希望藉由回顧國際貿易理論之中的一項議題之一系列的理論構作,企圖來論述:就實證傳統的觀點而言,經濟理論學者在理論構作之中援引不實在的假設之作法,並非一項方法論上的瑕疵;而毋寧應將這項經濟理論建構之作法,視為是與物理學家在建構物理理論時,所使用的「對理想化條件進行部署與操控」一樣的作為。根據這項看法,經濟理論學者在理論模型之中引入不實在假設的主要目的是要作為一項控制裝置,以便將理論模型安全地隔絕於其他較不相關或較次要的干擾因素的影響之外,進而確保該已被保護了的理論模型能誘導出主要的目標現象。被保護的理論模型所推導出來的結論—亦即,經濟理論學者的主要目標即所謂的抽象的起因定律(或抽象的儲能宣稱)。若從這項觀點視之,「不準確性」(或「理論與實情之間常存在著不一致」)作為經濟理論的一項特徵也就不足為奇了。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9期

展示、說服與謠言:十九世紀傳教醫療在中國

作者資訊
李尚仁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本文探討十九世紀西方醫療傳教士在中國的活動以及他們所激起的爭議與衝突。傳教士希望透過慈善醫療手段解除中國人身體病痛,博取中國人好感,促使他們樂於接受基督教福音。醫療傳教士偏好使用外科手術治療白內障、割除腫瘤或是摘除膀胱結石,透過立即療效的戲劇效果讓中國人信服西方醫學。然而,強調西方醫學神奇的療效卻有其危險。許多中國人認為傳教醫師在施行邪術,攻擊基督教的謠言、揭帖與小冊一再宣稱傳教士剜中國人眼睛、割掉中國人的內臟乃至取出孕婦懷中胎兒來煉製迷藥與鴉片。這類謠言激起了好幾起攻擊傳教士的暴動事件。本文分析傳教士如何透過宗教儀式與論述使得他們的醫療活動具有濃厚的宗教意涵,檢視中國人對於傳教醫學神奇色彩的反應,並且探討反對基督教的士大夫為何認為西方醫學是種邪術,以及他們如何透過中國傳統醫學理論、民俗傳說以及正邪之分的文化傳統來了解傳教醫療活動,進而動員民眾加以反對。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8期

剖析阿片:在地滋味、科技實作與日治初期臺灣阿片專賣

作者資訊
許宏彬
成大醫學院博士後研究

阿片吸食做為一種社會活動,在臺灣的歷史甚是久遠。早自日治初期起,總督府即將阿片由原先日人眼中的社會問題,轉變為獲利頗豐的專賣事業。本文以「使用者」及「物質」為中心的研究取徑,探索殖民時期台灣阿片製造的歷史過程與實作細節,並重新思考過往阿片研究中常遭忽視或低估的面向,如吸食者的需求、品味,以及原料的分析與調控等。本研究提供了一個早期科學與技術進入臺灣並實際運用的實例,具體呈現近代科技在政治、經濟以及知識生產等,彼此扣連環節上所產生的深遠影響。藉由分析實驗室/工廠實作以及測量/標準化這兩個STS研究中的重要議題,本文將闡述早期科技適應臺灣在地環境的過程,並探究在殖民的情境下,近代科技是如何重構臺灣的物質及社會網絡,讓這個島嶼成為一個適合科學與工業活動進行的豐饒殖民地。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8期

1950、60年代台灣卡介苗的預防接種計畫

作者資訊
張 淑 卿
長庚大學醫學系人文及社會醫學科助理教授

本文以1950、60年代台灣的BCG預防接種為例,說明戰後台灣結核防治技術與國際接軌的過程。這項預防接種計劃按以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作法為藍本,透過在台灣部分地區的小型試驗,防癆單位建立BCG在台灣全面推廣的基礎。本文嘗試透過以下幾個面向:1、台灣的BCG疫苗如何從實驗室研究走到小型田野試驗,進而全面性的強制接種;2、台灣BCG疫苗的生產;3、接種員的技術訓練;4、醫界對於BCG疫苗的質疑等,討論一個全球性的疫苗,特別是西方社會的防治技術,如何被引進與實踐的過程。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8期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