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討論

在奉科學之名的法庭中摧毀科學信任

作者資訊
林崇熙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

     關於科學知識的成立與運作,歷來有多種論點,略舉如(1)發現說:科學任務就在於發現種種自然運作的定律,以解釋所能觀察到的種種自然現象。(2)實證論:科學由經驗實證的結果層層累積而成,並共享共同的研究方法。(3)否證論:科學的發展不在實證累積,而透過否證先前的理論而進步。(4)典範說:科學在社群共識的典範情境中進行解謎活動,包括界定其宇宙觀、知識論、問題領域、及社群運作等;當異例累積到某種程度而成為危機,將導致革命。(5)理性論:科學依其理論核心主張而進行預測、驗證、解釋更多的經驗現象、及解決關鍵問題,從而擴張其進步的版圖。(6)建構論:科學知識的成立來自多元社會行動者的網絡連結、協商、競逐而至新社會秩序的動態構成。雖然種種論點都有所長與所短,但共同的堅持是存在可信任的科學,不管此信任來自邏輯、因果論證、解釋力、證據驗實、預測應驗、說服等(雖然何謂信任、何謂論證、何謂證據、及何謂驗證等皆可爭議)。歷經數百年的努力,基本上科學得到社會的普遍信任,也成為法庭上的重要參與者。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63-268,2015年04月出版

過期的正義?RCA案中的時效與科學知識政治

作者資訊
黃于玲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系

      在RCA案漫長的訴訟過程中,雙方律師團的主要爭辯點在於「RCA資方對於有機溶液的處理方式」與「RCA自救會成員的健康傷害」之間是否具有因果關係。關於雙方在這因果關係上的攻防,特別是雙方證人的證詞、各式公共衛生與流行病學的科學調查報告在法庭上如何地被呈現與攻防,本單元的其他文章已有討論,我在此不贅述。在這篇RCA法庭現場觀察報告中,我想記錄2014年12月12日結辯當天,RCA自救會律師團(以下以法扶律師團稱之)因應被告律師團主訴而提出的另一個攻防點: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時效。時效起始的確認,看似是法律程序用語的定義辨析,其實涉及職災、公害、產品責任認定等毒害侵權案件中弱勢受害者的權益,以及科學知識如何影響法院審判此類案件等重要議題。到底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有限時效,是要從毒物實際上造成傷害、但受害人可能還未覺察時就開始起算?還是從受害人明確知曉傷害存在及其成因時才開始起算?這其中,科學研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不管是作為傷害何時造成與當事人「知曉傷害存在」的根據,或是法官如何引用科學研究中的因果關係作成判決。台北地院對此議題的見解,也將透過RCA案,影響台灣行政與司法單位日後如何處理職業災害的複雜認定過程、科學知識在此過程中的角色、相關損害賠償的請求。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55-262,2015年04月出版

現代羅生門:揭開跨國公司的神秘面紗

作者資訊
林宜平
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

      日本導演黑澤明改編芥川龍之介小說的電影《羅生門》,敘述一名武士和妻子在行旅途中,武士遭強盜攔截捆綁、少婦被強姦,之後武士又遭殺害的故事。電影始於大雨中乞丐、僧侶與樵夫在羅生門下的對話,劇情透過證人(僧侶與樵夫)、強盜、少婦與武士(由女巫代言)在法庭裡的陳述,展現各種不同版本的「真相」。

      RCA案的原告共有529人,被告則是五家跨國公司,案情比強盜殺人又更加錯綜複雜。在電影羅生門裡被殺害的武士,在法庭裡有女巫代言,而在RCA案中,為受害者代言的,則是各種科技專家(包括職業醫學、流行病學、毒理學、環境工程與工業衛生)。羅生門裡的證物不多,只有面紗、繩索、武士刀和短刀。在RCA案中,原本的證物也不多,因為RCA已經關廠多年,關廠之後的223箱資料,1994年8月19日由勤業會計事務所存放在林口倉庫,RCA宣稱該倉庫於1997年2月12日凌晨發生火災,已經全部焚燬。不過在開庭審理的準備程序中,負有舉證責任的原告,陸續發現許多新證物,包括31種有機溶劑,三口生產井以及各種地下水監測井的檢測資料,自來水的繳費單據,以及作業環境的空氣採樣資料等......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51-254,2015年04月出版

觀看另一種求實機器:RCA案審理的法庭實作與理性主義傳統

作者資訊
陳信行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從2009年11月11日RCA員工自救會幹部黃春窕第一次出庭作證開始,我和許多關心這個案子的人生活裡就多了一件例行項目:到台北地方法院旁聽開庭。幾次之後,我開始到處告訴朋友:「太有意思了,一生至少要去旁聽一次,但是也許不會有第二次。」有意思,除了這件訴訟本身對司法、科學、環境、工人運動等等議題的重要性之外,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台灣人在電影電視上看過無數次美國、香港或其他英美法系(普通法系)法院的審判,卻沒親眼看過台灣的法院開庭,而台灣的法庭審判跟電視上的英美法庭差別極為巨大。「也許不會有第二次」,是因為,在台灣的司法體系中,至少在RCA案這樣的民事案件的審理過程中,開庭極為冗長沈悶,跟「法庭劇」裡演的一都不一樣:很少情緒張力、幾乎沒有意外、沒有證人在對方律師咄咄逼人的詰問之下崩潰吐露真相之類的情節。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43-250,2015年04月出版

學術啟蒙的第一課:RCA

作者資訊
王鈞瑜
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班

       大學的時候我念的是公共衛生。2008年秋天,大學一年級,我在吳嘉苓老師的社會學教室裡看了RCA紀錄片〈奇蹟背後〉,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意識到跨國資本和高汙染性產業如何透過尋找更便宜的勞力和土地、更寬鬆的法規和管制,把職業傷病、環境汙染的成本遷往境外,那些因而罹病、死亡的統計數字背後是一個個飽受折磨的肉身和家庭。2011年春天,大學三年級,我參加了RCA訴訟志工培訓營隊,看到RCA工人現身說法,談著抗爭越挫越勇、談著老友不敵病魔,工人們看起來好勇敢、好堅強。那一年,我加入了林宜平老師的醫療志工團和黃德北老師的口述歷史小組。前者在立法院舉行大規模問卷調查,仔細記錄工人的年資、工作性質、自覺症狀、確診疾病、家族病史、物質使用等提供呈堂參考,希望彌補因為一把無名火而不復存在的暴露資料和殘缺不齊的次級資料庫,並進一步回擊RCA委任律師個人化的疾病歸因(工人們罹癌可能是因為愛吃醃漬食品、抽菸、喝酒、基因差);後者則將工人的生命故事和大時代勾連,彙集成字字血淚的〈拒絕被遺忘的聲音:RCA工殤口述史〉一書。後見之明看來,RCA事件是我大學生涯最重要的啟蒙,影響我後來的學術關懷和選擇,也造就我對性別、勞動、環境運動的特殊感情。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37-242,2015年04月出版

議題討論:RCA法庭觀察 前言

作者資訊
林宜平
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

       纏訟多年的RCA工傷案,從2004年4月在台北地方法院按鈴申告,到2009年11月更一審傳訊第一位證人出庭作證,至2014年年底仍未落幕。RCA集體侵權訴訟的原告有529人,包括47名死亡勞工,249名罹病勞工,以及141名未發病的勞工;被告則是RCA、GE與Thomson等五家跨國公司。代理原告的律師團有超過14名律師,包括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專職律師與來自各法律事務所的義務律師;而陣容龐大的被告律師團則來自國內三家大型法律事務所。在55次開庭中,原告共傳14名證人出庭作證,包括8位勞工與6位專家;被告傳兩名證人,包括一名國外專家與一名行政主管。這期間,法庭也歷經四組法官,一開始是獨任,之後則是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審理。

      2014年12月12日RCA案在台北地方法院進行的言詞辯論,是判決前「集中審理的重點」。上午由原告律師團的林永頌律師先開場,播放劉孟芬導演剪接的RCA案紀錄短片,接下來由律師團輪番上陣,以投影片報告的方式,共分六章,分別講述RCA廠址的「地下水及土壤污染調查」、「暴露途徑」、「因果關係」、「時效」、「共同侵權行為及揭穿公司面紗原則」,以及「原告所受的損害」。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35-236,2015年04月出版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