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勞研究

台灣受僱者其實不常疲累?行病學知識生產的政治

作者資訊
吳嘉苓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

「流行病學知識與方法論,並不只是揭露『自然事實』,而是一路與社會文化脈絡共同形塑。」Janet Shim, 2002:130

如果一份關懷過勞死與勞動權益的流行病學調查,卻發現台灣勞動民眾其實並不疲累,這會發生什麼事?張晏蓉等刊於《台灣衛誌》的「台灣受僱者疲勞的分佈狀況與相關因素」一文(張晏蓉、葉婉榆、陳春萬、陳秋蓉、石東生、鄭雅文, 2007),於2007 年五月初登上了中國時報頭版頭條,媒體持續報導,台灣STS 界也熱烈討論。當時我正在開設醫療社會學II(大學部進階課程),課程設計中把流行病學當成分析案例,跟同學們一起磨練STS 的分析策略。這篇論文學術生產的歷程與社會辯論,成為極佳的即時教材。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63-268 , 2007 年10 月出版。

疲勞的轉(翻) 譯技術

作者資訊
陳嘉新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社會與行為科學系博士班

在鄭雅文等人(2007) 合著的疲勞(burnout) 研究裡面所呈現的量化過程,其實有兩個轉(翻) 譯的層次。這兩個層次雖說是密切相關,然而在分析上我們應該加以區別,才能夠進行目標清楚的批判。

第一個量化的層次,在於將疲勞這種現象轉變為可以比較大小、統計分析的數字值。不管使用的是等距(interval) 或者序列性(ordinal) 的數字指標。這種轉換通常構成平常所謂量化過程的第一步驟,我們或可稱之為數字化(numbering)。在這個層次上,常被質疑的基本問題包括:如何有效呈現現象的多元性與數字指標的對應關係?如果我們把數字性指標當成是客觀性的元素,那麼這個問題也可以重述為:疲勞這種大量參雜主觀感受的模糊現象,要如何被客觀化為可以進行數理計算的數字?或者,我們換個方向問:這種轉換如果可能進行,那麼在哪種條件下可能、如何可能、為何要可能、可能的後果為何?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49-256 , 2007 年10 月出版。

社會結構與結構因果︰檢視鄭雅文對「社會流行病學」的觀念

作者資訊
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在「台灣Science Studies emailing list 討論群」對於疲勞議題的論中, 1 鄭雅文使用的「哥本哈根疲勞量表」首先受到質疑。魏聰州、傅大為和陳瑞麟懷疑該量表問卷中使用的語詞像「心力交瘁」、「精疲力竭」等,是否能配合各種不同階層、性別受雇勞動者的理解,使他們能精確自評自己的疲勞狀況?傅大為進一步質疑對快樂量表和疲勞量表的調查統計的解釋「牽涉到用量表的方式來詢問個人的心理狀態,也因為,後者(如自殺率、如階級剝削、如性別宰制、如科技與社會的共同演化等) 牽涉到更高一層的社會力範疇,我不覺得可以簡單化約成個人心理狀態的總和而已。」(5 月8 日信件) 吳嘉苓引述一篇論文,從STS 觀點批判流行病學的「多因子模型」易於「形成以個人特質來探討疾病成因的模式」,即使把性別、族群、階級等「社會變項」納入致病因子,這種變項操作方式,仍「不免讓性別、階級與族群,在『個人差異』上做理解,較容易放過社會關係的權力面。」(5 月9 日信件) 吳嘉苓意外發現她的修課學生量表問卷結果比鄭雅文統計的受雇勞動者指數更高,反而對照出台灣勞工自覺的疲勞狀況沒有想像的高!她因此建議:「也許不要用平均數,而是把高分的群體標示出來,例如看看有多少比例的人超過75 分,看看回答接近『常常』疲累的人,處於什麼樣的社會處境。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69-274 , 2007 年10 月出版。

回應

作者資訊
鄭雅文、范國棟
台灣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台灣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博士班

一份來自我們研究團隊,有關台灣受僱者疲勞問題的調查報告(張晏蓉等, 2007),在今年勞動節之際得到媒體的關注,並在國內STS 學術社群引發熱烈的討論,進而有此「疲勞專欄」的出現,是我們始料未及的。當媒體以聳動的標題,大幅報導著台灣工作者是如何如何疲勞之時,並找來醫師、心理師等專家名嘴,提供各種職場抒壓抗壓之道,與此同時, STS 社群中的討論,則是聚焦於此研究所採取的研究法、量表工具的適用性、知識生產的社會性、研究者的動機與意識型態等等議題。後者的討論是豐富而深刻的,我們也難得有此機會,與其他學科領域的學者深入對話。我們將這些討論大致歸納分類為三個主軸,包括:有關研究方法之討論、有關科學知識的社會性之批判,以及有關學術研究與社會行動之關連。我們以十個問題的形式呈現,回應如下。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91-315 , 2007 年10 月出版。

社會流行病學與轉譯技術的交叉點

作者資訊
翁裕峰
成功大學醫學系STS 專案

壹、前言

前一陣子鄭雅文等人1 有關疲勞的研究引發台灣「Science Studies」電子郵件組群會員的許多討論,特別是針對「哥本哈根量表」是否適用的問題。其中,陳嘉新、雷祥麟與陳瑞麟等人進一步撰文,從拉圖的轉譯與吸納同盟、有效動員、或是結構因果模型等面向指出,鄭雅文等使用「哥本哈根疲勞量表」做為研究台灣疲勞現象流行率的工具之企圖—與社會大眾產生對話,以改變造成疲勞的社會結構有其缺陷存在。尤其是該量表中使用的疲勞相關詞彙,或甚至是社會流行病學所採用的方法論等。2前述三篇評論文章雖然某種程度上對於使用「哥本哈根疲勞量表」是否能夠真正反應出台灣受訪者所意識的「疲勞」,並進而引發鄭雅文所提之社會對話持保留的看法,但是對於如何能更確切地掌握台灣民間對於「疲勞」的具體陳述或指標並未提出明確的行動方法。

本文擬從拉圖的轉譯與吸納同盟的概念來看待社會流行病學,並提議一個巴士德循環架構,討論「哥本哈根疲勞量表」適用性的爭議,以及建議如何進行「疲勞研究」的後續發展。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75-289 , 2007 年10 月出版。

你曾不勞而倦嗎?論積勞成疾的體驗與疲勞量表

作者資訊
雷祥麟
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科技與社會組

我曾有些不好意思地私下問幾位在公司上班的親友:「你們有沒有這種經驗,在開完一個很無聊的會議之後,感覺到疲累的程度遠遠超過開會的那一、兩個小時,而且可笑的是,開會時你可能只是呆坐在那兒而已?」

出乎我意外地,大家都立刻表示這是非常真實的經驗。我原先幾乎不好意思提出這個問題,因為我從未聽別人提起過這種感覺,而且雖然印象中大眾媒體經常報導台灣人因工時過長而疲累不堪,卻也不曾聽說有這種近乎「不勞而倦」的情形,所以我一直以為這是我與少數人的怪癖,最好不要張揚出來。

今年四月底栗山茂久教授在中研院衛生史計畫演講時,我才知道在一個世紀以前心理學家就已經研究過這個現象了。William James (1842-1910) 把注意力分為兩種, 一種是spontaneous attention ,是人們對事物感興趣時自然投入的注意力。另一種是voluntary attention ,是當我們對事物不感興趣的時後,以意志力強迫自己投入的注意力。當時的心理學研究就已經發現,人們很難強迫自己付出注意力,勉強付出的注意力很快就會自動停止,於是又必須再發動更強的意志力來迫使自己付出注意力。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在勞動,可能也沒有任何產出,卻在不斷勉強自己投入更多意志力的過程中,變地非常疲累。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57-261 , 2007 年10 月出版。

STS 為什麼樂此不疲?「疲勞的討論與回應」始末

作者資訊
林宜平
台大公衛學院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

2007 年五一勞動節的隔天,我一早打開中國時報,赫然發現我在台大公衛學院的同事及好友鄭雅文教授的疲勞研究, 1 上了頭版頭條:「女比男疲勞,台灣工時全球第三長」! 2進辦公室之後,我打電話給雅文,想要恭喜她研究結果得到媒體青睞,助理告訴我雅文從前一天開始就忙著接受各家媒體採訪,原來這則疲勞新聞早在勞動節當天下午,就上了聯合晚報的頭版頭條, 3 各家媒體惟恐獨漏大新聞,雅文從前一天開始,就有接不完的電話。

note:

1. 這篇研究報告的詳細內容,請參考張晏蓉、葉婉榆、陳春萬、陳秋蓉、石東生、鄭雅文,

〈台灣受僱者疲勞的分布狀況與相關因素〉。《台灣衛誌》26: 75-87 。

2. 中國時報(2007),〈女比男疲勞,台灣工時全球第三長〉。5 月2 日。

3. 聯合晚報(2007),〈疲累指數女>男,台灣工時全球第3 長〉。5 月2 日。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29-244 , 2007 年10 月出版。

台灣受僱者疲勞的分布狀況與相關因素

作者資訊
鄭雅文(通訊作者)
台灣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

張晏蓉1 、葉婉榆1 、陳春萬2 、陳秋蓉2 、石東生2 、鄭雅文1

目標:了解國內受僱工作者疲勞狀況的社會分布及相關因素。方法:資料源自2004 年全國受僱員工調查共計男性8906 人,女性6382 人。以「哥本哈根疲勞量表」做為測量疲勞的工具,包括「一般疲勞」與「工作相關疲勞」兩個分量表。問卷中也測量其他因素包括工作時數、工作負荷、工作控制感、教育程度、職業等級、家庭照顧負荷等。結果: 12.7% 的男性與9.1% 的女性在調查前一週中工作49 小時或以上。在所有年齡層與職等中,女性受僱者的疲勞指數皆顯著高於男性。當依性別分析,我們發現在女性受僱者中,高職等、高教育程度者的疲勞指數高於低職等、低教育程度者。然而在男性受僱者中,疲勞指數並沒有清楚的社會階層分布。複迴歸分析發現,每週工時49 小時或以上者、工作心理負荷量較高者、以及家中有六歲以下幼兒或失能老人者,乃是疲勞的高危險族群。另外, 45 歲以下受僱者的「工作相關疲勞」指數亦顯著高於45 歲以上的受僱者。結論:本研究指出受僱者疲勞的高危險群,提供未來職場健康促進策略之方向。

note:

1. 台灣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

2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 期,頁245-248 , 2007 年10 月出版。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