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化

疾病範疇與自我轉變:以台灣成年妥瑞人為例

作者資訊
詹穆彥
台北大學社會系專任研究助理
        「人的類別」(kind of people)往往隨著醫療分類範疇而轉變,兩者之間存在互動關係,也影響了被分類人們的自我認同。相對於西方,妥瑞症在台灣是一個較為晚近才進入大眾意識的新興範疇。具有妥瑞症現象的人們常在與醫療知識及社會文化的互動過程中挪用了其中的客觀基礎,形構出了一種特殊的台灣「妥瑞人」認同,重新以神經科學的內涵細緻且全面地架構了關於自我的各個面向,獲得一種新的經驗自我方式。這種新的認同在某種程度上對患者具有充權的效果,不僅去除某些既有污名及道德負擔,也賦予了這些人們進一步行動的可能性。然而,新的認同也產生妥瑞人需要面對及處理的一系列新議題。藉由探索他們的經驗歷程,更有助於理解疾病範疇與醫用者相互生成的動態過程。本研究尤其聚焦在成年妥瑞人,包含在生命中較晚遇見妥瑞症的人們,他們鮮明且獨特的生命經驗更有助於探索這樣的轉變歷程。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5期,頁7-62,2017年10月出版

身心障礙醫療化的在地經驗與反思

作者資訊
邱大昕
陳美智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亞洲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西方身心障礙研究常用「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來區分現代社會對身心障礙看法與態度的轉變。過去十幾年來台灣身心障礙研究,以及實務工作者也多認同此典範轉移。然而台灣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在實作上並非二元對立,很多時候兩者似乎是相互滲透,構成一種擴散式的、由醫療專業與非醫療人員共同的社會控制體系。身心障礙醫療模式的鑑定作為進入社會模式的門檻,這個表面上看似弔詭的安排,其實也是諸多制度間銜接與溝通的媒介。本研究首先探討身心障礙醫療模式的內涵,其次利用次級資料、法規檔案與訪談資料,呈現台灣身心障礙醫療化的在地樣貌,來對台灣身心障礙的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在地樣貌進行反思。

 

Reflections on the Medicalization of Disability in Taiwan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1期,頁135-158,2015年10月出版

肥胖科學、醫療化與性別身體政治

作者資訊
鄭斐文 助理教授
東海大學社會系

中文摘要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4期,2012年4月出版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