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傳學

孟德爾究竟發現了什麼?一個實驗發現的典型模式

作者資訊
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古典遺傳學之父孟德爾,一向被遺傳學家、教科書、生物史家認為「發現」了古典(孟德爾)遺傳學定律。近來一些科史家宣稱孟德爾並未發現「孟德爾遺傳學定律」。若是如此,孟德爾本人究竟發現了什麼?他對科學的貢獻何在?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必須重新訴說孟德爾的實驗與古典遺傳學的起源的整個科學歷史,也必須考察「科學發現」的哲學問題。

目前流行的兩種科學史觀,大致也可以被套用到孟德爾和古典遺傳學的故事上。證據史觀流行在科學家、生物學家與遺傳學家之間,它是一種發現、除錯、累積與進步的歷史圖像,它主張孟德爾當然發現孟德爾遺傳定律,這是孟德爾對科學的偉大貢獻。孔恩式的典範史觀主張孟德爾的工作屬於育種學的老傳統,他的實驗目的不在於遺傳,更沒有發現孟德爾定律。孟德爾時代的遺傳觀念被一個發育論典範支配,以孟德爾定律為基礎的古典遺傳學,則是一個全新的典範。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9期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