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

暴力國家機器的惡靈

作者資訊
陳瑞麟

當警察揮舞警棍和盾牌,加諸在遊行抗議的人民身上時,警察已不再是「警察」,他甚至不再是具有自主行為的個人,他已變成暴力國家機器的零件,執行機器操縱者的意志….

    2008年,我們驚訝地發現暴力國家機器的惡靈,隨的新總統的上任而重現於台灣!

民主大倒退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不定期社論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