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化

「衛生」看得見:1910年代台灣的衛生展覽會

作者資訊
范燕秋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副教授

本文討論1910年代台灣「衛生展覽會」的初期發展,釐清殖民地衛生展覽會為何以及如何出現;探討殖民地的衛生展覽會如何透過「視覺化」的方式,促成衛生科技知識的生產及流通。本文主要的發現有三:其一,殖民地衛生展覽會深受當時日本及國際的同類展覽會和日本博物館通俗教育的影響。展覽會以啟蒙近代衛生知識與觀念為目標,是殖民當局對屬民施行身體衛生的規訓,以改善殖民地的公共衛生。其二,殖民當局對於衛生展品的陳列、即衛生「視覺化」的處理,幾經轉折。從早先以機構或單位為中心的展示,轉向加入衛生知識分類的概念;最後,於1917年台中廳教育衛生展覽會,運用「分類式陳列法」,確立以觀覽者為中心的展場規劃,建立衛生展品的邏輯及系統關係,提供觀覽者係統性的衛生認知。但此舉亦有利殖民當局操作母國/殖民地、衛生/不衛生等深富殖民意涵的展示方式。其三,在地方官廳所舉辦的衛生展覽會,展場內部及外部都摻雜商業利益。雖然一般博覽會越來越有大眾消費的色彩,但衛生展覽會則透過觀念的普及與衛生物品的消費,始終不改其「眼目教化」之目標,並因相關物品之消費活動,而使「衛生」知識或概念向日常生活滲透。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7期

台灣史上第一場「小人國」博覽會

作者資訊
呂紹理
政治大學歷史系

本文利用拉圖(Bruno Latour)討論實驗室與實體社會關係所提出的「轉譯」(translation)概念,觀察1935年始政四十週年記念博覽會會場中有關科學及工業的展示手法。實驗室裡將物質重新分解、衡量、重新配置及縮放尺度的方法,在博覽展示活動中亦可得見。在始政四十週年博覽會場中,我們可以看到主辦者將十數萬件的展品分門別類,放置在其所規劃的部品館舍中,並加以評比,此即物質重解、重置與衡量之功;策展者利用各種各樣動態或靜態的模型以演示科學的內容及工業製程或產品,模型的塑造即是一種真實物質在尺度上轉譯的結果。轉譯之後的展場物質,一方面脫離了原有的實境脈絡,使得它可以被策展者重新詮釋,二方面則透過尺度的縮放,使得策展者得以放大其所欲「特寫」的物質特性,縮小抹去其所不欲顯露的細節,使得我們看見了朦朧的科工「成就」,卻難以一窺科學與知識的體系。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7期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