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障礙

「殘障設施」* 的由來:視障者行動網絡建構過程分析

作者資訊
邱大昕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

1990 年1 月24 日「殘障福利法」修正公佈實施,該法23 條規定各項新建公共設施、建築物、活動場所及交通工具,應設置便於身心障礙者使用之設備與設施;未符合規定者,不得核發建築執照。此後十餘年間,各級政府投入數十億新台幣興建這些供身心障礙者使用的設備設施。不幸地,這些公共投資最後不僅未能保障身心障礙者的行動自主,反而成為阻礙行動的「殘障設施」。為什麼無障礙環境政策實施的結果會是如此?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本文採用行動者網絡理論(actor-network theory) 的觀點,來分析無障礙環境的建構過程。本研究所使用之資料包括:檔案文件(新聞資料庫、身心障礙者傳記或自傳、無障礙技術手冊與法規)、深度訪談(定向行動教師、身心障礙團體、無障礙環境設計規劃委員),以及參與觀察(參與無障礙勘檢人員培訓研習及相關會議、實地觀察無障礙環境設施)。透過對此建構過程的網絡分析,我們可以看到無障礙設施與社會脈絡間豐富的動態關係。

* 「殘障設施」是過去的用詞,現在的正確稱呼應該是「無障礙設施」或「通用設施」。本文標題「殘障設施」是雙關語,意指有缺陷不能使用的設施。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6 期,頁21-68 , 2008 年4 月出版

身心障礙醫療化的在地經驗與反思

作者資訊
邱大昕
陳美智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亞洲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西方身心障礙研究常用「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來區分現代社會對身心障礙看法與態度的轉變。過去十幾年來台灣身心障礙研究,以及實務工作者也多認同此典範轉移。然而台灣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在實作上並非二元對立,很多時候兩者似乎是相互滲透,構成一種擴散式的、由醫療專業與非醫療人員共同的社會控制體系。身心障礙醫療模式的鑑定作為進入社會模式的門檻,這個表面上看似弔詭的安排,其實也是諸多制度間銜接與溝通的媒介。本研究首先探討身心障礙醫療模式的內涵,其次利用次級資料、法規檔案與訪談資料,呈現台灣身心障礙醫療化的在地樣貌,來對台灣身心障礙的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在地樣貌進行反思。

 

Reflections on the Medicalization of Disability in Taiwan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1期,頁135-158,2015年10月出版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