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紀要

激進的歷史派:回應陳瑞麟

作者資訊
吳瑞媛
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

德國友人曾經提到小時候和家人出國旅遊的趣事,有一次弟弟在旅途中煞有其事地問他:「我知道那些人說的不是德文,但是他們不講德文,怎麼可能彼此理解呢?」到現在,他還是覺得好玩,不知道弟弟是真傻,還是假傻?那些人不講德文,但他們也有語言,德文只是語言的一種而已!他的弟弟只有德文之概念,而沒有語言之概念:他知道,德文可以用來溝通,但卻不知道,語言(包括德文還有其它語言)就是用來溝通的。最近,我也有類似的感覺,當作者大膽宣稱,只有科學理論版本而沒有科學理論,我也不太確定,他是犯了嚴重的語病,還是背後隱藏什麼大智慧?科學理論版本(不管是哪一套力學版本)都是科學理論啊,本身都具有某種結構(因而有別於占星術和風水等非科學說法),也都和世界有某種關連!就像德文、法文、中文都是語言一般,本身都具有某種結構(因而有別於其它的聲音),也都可以用來溝通啊!因此,就像友人很難想像,弟弟只有德文之概念,卻沒有語言之概念,我也很難想像,作者只允許科學理論版本之概念,而不允許科學理論之概念──我心想,他不是概念混淆,就是熱衷過度、走向偏激。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4期,頁209-214,2007年4月出版

毋需共相的理論觀:回應吳瑞媛

作者資訊
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吳瑞媛的評論相當嚴格銳利、切中核心、也具有啟發性。主觀上,我看得很過癮,因為這些評論針對性十足,使得回應它們充滿挑戰性。客觀而言,她的評論讓我們可以把科學哲學中的一些核心爭議和對立觀點,卻在我的書中沒有明白提示與分析的,重新拿出來加以檢視和討論。特別是,她的深刻評論也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可以在這兒補充我對「理論共相」、「理論與實在」等議題的觀點。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4期,頁195-207,2007年4月出版

注重歷史面向的科學理論觀:評陳瑞麟《科學理論版本的結構與發展》

作者資訊
吳瑞媛
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

他們說,法國文化人有兩種,若不是信奉巴斯卡,就是尊崇笛卡爾,二者涇渭分明,沒有交集。我要說,科學哲學家也有兩種,若不是講究邏輯結構,就是強調歷史變遷,彼此常常各說各話,結果互不搭裡,以求相互為安。然而,陳瑞麟老師卻是一個異數,他企圖在同一本書裡同時回答兩大陣營的核心問題:科學理論有何結構?科學理論又如何發展?在他看來,這兩個問題關係密切,不能分開處理:一個對「科學理論是什麼」的恰當說明,必須同時顧到(1)理論內部的邏輯結構,(2)各個理論在實際歷史脈絡中展現的殊異性,以及(3)彼此之間的關係和發展。1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4期,頁179-193,2007年4月出版

女性的科技參與:臺灣與歐盟現況比較

作者資訊
彭渰雯
莊喻清
何忻蓓
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副教授
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碩士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教育與諮商心理學學院諮商心理學學程博士生
女性在科技領域的偏低比例,大約從1970年代起就受到西方女性主義學者的關注,但是對於科技領域中的男女人數之統計與分析,目前國內少有相關文獻。為了填補此一基礎資料的缺漏,本文首先介紹性別與科技統計的相關定義與國際標準,以及目前架構相對最為完備的歐盟性別科技統計專書She Figures。接著,透過次級資料的蒐集與整理,本文呈現並比較臺灣與歐盟的女性在科技教育和就業方面的參與情形,並且從性別隔離、管漏效應等相關理論觀點,進行初步的描述分析。
  經過比較可以發現,在教育方面,歐盟和臺灣都在碩士升博士階段出現女性流失的管漏現象,且工程學科的男多女少現象在進大學前就已經出現,臺灣程度又比歐盟嚴重。而在就業方面,則發現兩地科技人力就業部門的選擇均有「男企業、女高教」的分隔,而工程領域的就業女性比例過少、且層級愈高女性愈少的現象,顯然是目前台歐均面臨的最主要性別問題。另一方面,本文指出人文、社科領域的研發人力也有「女多於男」的水平隔離趨勢,只是因為女性人數較少,此問題較被忽視。但隨著管漏效應的改善,可以預見未來水平隔離會是性別與科技問題與政策的主要挑戰。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2期,頁225-274,2016年04月出版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