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M 26期 編輯室報告

Author Info
許宏彬
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四月,本應春暖花開時節正好。然而近年來冬季持續嚴重的空污,再加上花蓮大地震再次震出建築物結構與工程公安的問題,都讓我們持續感受科技與社會交織的巨大效應,以及STS研究的迫切切身性。也因此,臺灣STS社群在投入知識的深化之際,也透過傳播媒體主動出擊,將本地重要的STS議題產製成記實影片「打開社會事件S檔案」,初期成果(包括RCA公害訴訟、廢五金及石化管制)正在播出,請大家持續關注後續製作及成果。
       
        本期刊登四篇精彩的論文,分別從不同的視野剖析不同時空中科技與社會的相生構成。趙恩潔的〈清真的電擊:關於動物福利與伊斯蘭屠宰的一段道德技術史〉一文,相當具創意地以清真肉品為例,切入重要但學界較少關注的穆斯林與科學的共構。在挑戰並超越既有的「科學」與「宗教」對立的刻板印象同時,本文也開啟了一系列科學與清真的可能研究議題,從「清真的電擊」到「清真的實驗」等,相當值得期待。在〈台灣工程倫理回顧兼論工程倫理的科技與社會取徑〉中,戴東源與洪文玲兩位作者回顧臺灣工程教育中工程倫理發展的歷程,並指出個人主義及STS取徑的兩種工程倫理間彼此互補的重要。兩位作者指出,STS 取徑的工程倫理強調實作面向與異質多元行動者的涉入,可以彌補個人主義工程倫理著重個體道德價值之不足。林文源在〈醫療的政治性:從社會、認識到本體論政治與本地醫療實作的本體論政治研究題綱〉一文中,回顧了醫療社會學與STS 研究中關於醫療政治性的研究,並將之分為社會政治、認知政治及本體論政治三類,並以臺灣在地的多元醫療體制為例,提出具體的研究綱領並邀請後續研究一同加入、探索。最後,在〈十九世紀福爾摩沙醫學教育溯源:打狗慕德醫院及其附設醫學校〉中,呂佩穎與賴淑芳兩位作者透過豐富的一手資料的收集與考察,重構了清代臺灣開港後早期醫學教育的形貌。除了考據、堪誤相關歷史記載之外,作者也將這段打狗醫療教育早期歷史與現今醫學教育進行比較,指出這個極具創見及野心的早期臺灣醫學教育計畫,其發展受挫的結構性因素,包括學生招募困難、畢業生前途難卜等等。
 
       除了精彩好讀的論文之外,今年四月臺灣科技與社會也將在臺南成大召開第十屆年會,並回顧十年來的發展。在此,除了預祝年會一切順利之外,也邀請大家將年會稿件改寫後投至本刊。隨著臺灣高等教育環境的惡化及萎縮,許多優秀的期刊都不約而同地面臨經營上的困境,特別是稿源的下降,本刊亦然。在此,誠摯邀請諸位先進朋友一起投稿支持本刊,讓這個跨領域的學術平台得以持續發展,進一步茁壯。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6期,頁5-6,2018年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