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對哲學的愛憎交織──評《理性之夢:科學與哲學的思辨》

Author Info
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二十多年前,我仍是一位哲學學徒時,就看過天下出版社在1991年出版的《理性之夢》這本中譯書,1991年的版本有一個感性的副標題:「這世界屬於會做夢的人」。2016年第三版副標題強調它的內容:科學與哲學的相互詰難與辯證,譯文內容也有些許修訂。此番重讀本書,二十多年前片片段段的閲讀印象悠然浮現。當時我的學養十分不足,印象最深的是這本書「輕視」甚至「鄙視」哲學的論調。這位物理學家毫不掩飾地說:「我一向是對哲學家抱持懷疑的態度。他們總是不停玩箭靶遊戲;一個傢伙豎起靶子,另一個人就忙著射,然後再互換角色,樂此不疲。」(頁28)「……但是哲學家卻沒有保持誠實的工具;像物理學家要訴諸實驗;數學要訴諸公設,哲學家訴諸什麼?我怎麼知道他是錯的?」(頁29)物理學家繼續描述要去拜訪一位語言哲學家,卻發現他全身赤裸睡著,「陰莖豎在那兒像個示範垂直線的幾何模型。」(頁29)

  或許裴傑斯是描述自己年少氣盛時期對哲學的感覺,但是對於當時同樣年少氣盛的、也正在研讀語言哲學的我,這些字句卻是令人難以消受。儘管如此,我還是讀了這本書,而且飽受震撼,不僅因為它的譯筆優美而且傳遞的科學新知引人入勝,也因為它討論了大量的科學與哲學──從數學和邏輯到數學哲學、從經驗科學到科學哲學、從心理學和認知科學到心智哲學、從笛卡兒康德到波柏孔恩──雖然當時我只能囫圇吞棗地嚥下它的內容。

  今日重新細讀此書,在書中處處找到過去二十多年來研讀哲學而獲得的新觀點的印證,例如複雜性科學對於傳統階層性科學統一觀的挑戰,人工智能、認知科學、演化生物學等新哲學觀對傳統思想的衝擊,科學變遷的天擇演化論,以及當代心智哲學的新二元論等等。但是也發現很多哲學概念的精緻處或概念間的細微差異並沒有被裴傑斯掌握,書中的一些哲學論點或論述似乎也有互相衝突的疑慮。總之,現在的我可以從批判性的眼光來閲讀本書,並寫一篇具有骨架血肉的書評。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4期,頁203-212,2017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