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可以多人文?-評楊倍昌《看不見的工具》和《科學之美》

Author Info
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一般人對科學家的印象,常是穿著白袍、在實驗室中拿試管、專心盯著顯微鏡的行動者,而非廣讀群書、旁徵博引的讀書人。他們是專家,對實驗數據十分敏銳,但在人群面前,卻拙於言辭、不善書寫。
  台灣有幾位科學家顛覆這個印象,他們勇於對科學的人文議題表達意見、侃侃而談、文采斐然,例如李國偉、高涌泉、王道還、潘震澤、程樹德等人。他們自稱是「科學讀書人」--這確實是一個十分恰當的標籤。我們也可以稱他們作「人文的科學家」--楊倍昌教授無疑是其中之一。但是,與之前幾位略有不同,楊更加深入地面對本土的題材、科學、與人文社會學者。楊回應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對話,並加入他們,一起努力拆除所謂「科學vs. 人文」的藩籬--他的兩本著作《看不見的工具》和《科學之美》就是明證。可以說,楊不僅是一位生物學家,也是一位「具人文關懷」的、甚至是具「科技與社會」性格的科學家。
  《看不見的工具:像生物學家一樣思考》是一本「生物學方法論」或「生物科學推理」的著作,而《科學之美:生物科學史閱讀手記》則是一本「生物學歷史與哲學」的著作。讀兩本書令人佩服楊的廣博。尤其叫人「緊張」的是他勇於跨越領域、多方出擊,證明科學家不再老是光說「人文」如何重要,但自己總是「不練」,因此生物史學者陳恆安說:「楊老師不只愛 challenge 別人,也勇於公開邀請別人 challenge 自己。」有點窮於招架的他抱怨「科學家出的招真是『討厭』,果真這本書的存在即是 challenge !」(〈存在即是 challenge〉,頁 6 & 7),但楊「出的招」,更多屬於科學方法論和知識論--也就是哲學的議題....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3期,頁257-268,2016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