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施麗雯〈臺灣的道德先鋒〉一文

Author Info
傅大為
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教授

刊登於臺灣《科技、醫療與社會》期刊21期施麗雯的〈臺灣的道德先鋒〉(後簡稱「施文」),是篇精彩的文字,特別還刊登有一些孕婦用筆畫出「甚麼是產檢」的感受圖像。但是,在閱讀施文的過程中,我也對該文有一些困惑與不解,還有一些另外的想法,謹利用STM期刊的一角,就教於大家。

  “Moral pioneer”一詞,出自Rapp(2000: 306-11),它大致是由幾重意思所組成。它指那些被美國生殖科技系統所徵召入伍的群體(conscripts),而這些徵召來的兵員要前進探索(explore)生殖科技所製造出來的新倫理領域,並成為這個系統所進行的大型社會實驗(social experiment)的受試者。這是個集體的圖像,而就私下個人的圖像而言,這些前進探索倫理領域的孕婦,就成為Rapp所說的私領域中的道德哲學家,在一些科技測試的之前與之後,思考著是否要加入受測、是否墮胎、又基於甚麼理由、墮胎之後又如何等等的倫理問題。這個概念,施麗雯將之譯成「道德先鋒」。但先鋒一詞,似有未妥,嫌其領頭性及動機性都太強。或許說是被派遣到生殖科技道德國的「前進探索隊伍」較好?當然,這些前進隊伍所要探索的倫理議題,施文認為與Rapp所說的美國情況頗為不同,在美國所探討的議題包括了胚胎的生命權、唐氏症兒的身障權、還有在不同族群與宗教背景下,孕婦自己與家庭其他成員的存活與發展權等彼此間的衝突與協商。或說作為這胚胎的母親身份的極限在哪裡?何處需要停止?如果施文所說的臺灣道德探索隊的道德領域不在此,那麼又在哪裡?施文中所談孕婦的焦慮、產檢選擇與責任的矛盾又在哪裡?在道德領域中的爭議與思考又在哪裡?正是這篇短評所要問的問題......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2期,頁285-291,2016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