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李尚仁,《帝國的醫師: 萬巴德與英國熱帶醫學的創建》

Author Info
洪廣冀
國立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助理教授

書名:帝國的醫師:萬巴德與英國熱帶醫學的創建

作者:李尚仁

年份:2012

出版:臺北: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2006年六月, 科學史界頗具影響力的期刊Isis刊登了一系列短文,試圖釐清傳記體在科學史研究與寫作中的曖昧地位。的確,儘管科學史研究者以傳記此文類來呈現研究成果的做法由來已久,且此趨勢在一九七零年代如《科學傳記辭典》(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Biography)等編纂計劃的推波助瀾下達到高峰,就科學史研究者而言,傳記體裁始終是個雙面刃:一方面,傳記體做為一個在科學普及(popularization of science )的面向上廣受歡迎的文類,以科學家的生涯為主題的寫作,是讓大眾瞭解科學史是什麼的重要媒介;另一方面,由於自八零年代起,科學史研究者在寫作上已有意識地迴避以英雄式或輝格式(Whiggish)史觀來書寫科學的演變,該如何在強調科學家之日常生活與專業生涯的密切關聯時,避免讓讀者產生科學知識不過就是特定天才的「神作」,成為企圖以傳記體來呈現研究成果之科學史家的最大挑戰。有鑒於此,布朗大學的Joan L. Richards邀集了具傳記寫作經驗的研究者來探討傳記體在科學史研究與寫作的潛力與限制。回應這樣的題旨,以書寫統計學家Karl Pearson(1857-1936)傳記聞名的科學史家Theodore M. Porter強調,研究者應捨棄對傳記體不置可否的態度。畢竟,他指出,沒有任何一類科學史寫作能將科學家的生活排除在外—而與其將科學自科學家的生活中抽取出來書寫,科學史研究者應反其道而行,從科學家的整體生活入手,視傳記體為分析工具,從而探究科學與科學家之自我認同、科學社群文化等層面的關聯。同樣的,長期致力於撰寫十九與二十世紀化學家傳記的Mary Jo Nye則分析數本叫好又叫座的科學家傳記,指出這些傳記的共同特色在於將科學知識的形成過程與科學研究者的熱情、野心與失望等面向等量齊觀—因為往往是這些「非科學」或「非理性」的層面讓科學知識得以形成特定的樣態、並讓科學生活如此動人的主因......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2期,頁275-284,2016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