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STS去旅行:「從醫療化到在地 知識空間」專輯導言

Author Info
林文源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從醫療化出發

        「醫療化」(medicalization)理論是醫療與社會研究的重要思考工具,似乎能相當便利地印證當代各地醫療擴張的現況與後果。然而,對於理解在地處境來說,這個源自西歐北美脈絡的概念架構,具有相當限制,但研究者卻往往習而不察。例如醫療化理論大家Peter Conrad於2007年出版的The Medicalization of Society: On the Transformation of Human Conditions into Treatable Disorders專書,完全未討論先、後進國家的差異,但書名中society、human卻都是全稱。當前多數相關研究並未反省這一點。若未反省區位、過程差異而直接套用醫療化命題於非科技原生地(俗稱後進國),將造成更大的問題。

        要避免落入陷阱,我們可將「醫療」具體化、脈絡化:在醫療化理論抽象地探討「醫療如何將非關社會的事物定義為疾病」的角度之外,另外追蹤「人」、「知識╱文化」、「制度」與「科技物」等如何在單一社會與跨國的移動歷程。例如,從STS的觀點來說,科技移轉牽涉到多向度的變動,如Shelia Jasanoff所說,包括在特定時空的因緣際會中,認同、制度、論述與再現的共同生產,如何穩定為特定科技與社會模式的(再)秩序化過程。因此,不能單看企業、國家、政策制訂者的行動,也非聚焦科技位階、國際結構、特定制度或程序,而應跟隨爭議與社會過程,探討其中多重行動者的關連。

進入在地知識空間

        這種具體化、脈絡化的角度是STS有助於為現有醫療研究提出獨特貢獻之處。儘管台灣長期引入醫療知識、科技與政策,但台灣已經不是單純的後進國,而是「自我後進國」。一方面,在地的醫療專業、知識與治理長久以來都由科技原生國移植,卻未考量本地脈絡,因此經常造成不良後果。即使當前本地醫療研發與治理已有一定基礎,但在實務面向,仍未擺脫「國外較為優越」這種自我後進慣性,習慣引進與套用。另一方面,研究醫療的人文社會研究,往往也同樣習於以複製進口的批判理論,套用於本地,造成人文社會研究的自我後進。在此意義下,本地的醫療實務與人文社會研究帶有雙重自我後進的色彩。

        相較於此,「正視在地知識空間」是本專輯希望促成的發展方向。知識空間源自STS 探討科技實作如何在特定脈絡被創造、具有獨特架構,以及產生特定世界觀與思維疆界的反省。從愛丁堡學派一直到當前的後殖民取徑,科技從原本被視為描述客觀存在的普遍性真理或定律,轉而被定位為發生在具體在地脈絡、改變時空狀態,甚至是形成特定現實認知與預設的再現、實作過程。以Michel Foucault 的經典研究為例。他示範如何立基在地時空脈絡,從經驗實作(醫療知識的生產、傳播與臨床應用)、概念架構(特定身體、疾病或治療知識架構對人群、身體的特定中介,展現為促成醫療與疾病的根本實作與理解範疇),到後設視野(特定認識架構、知識生產制度所促成的現實本體與規範性,如何引導、改變或阻止其他現實實現的可能性條件)探討多重知識空間的浮現與變化。

        因為這些知識空間往往在可見與不可見之處,支持、引導、限制我們認識與介入現實。若有志於批判地累積在地研究能量,以改善醫療與健康問題,如何趨近在地而發問是我們必須不斷努力的首要任務。建議研究者跟著STS 展開進入在地知識空間的旅行,深入經驗案例,思考在地實作在哪種意義下能發展不同概念架構,並檢討自身的後設視野。

本期論文

        本專輯是2014年在陽明大學舉辦「從醫療化到另類知識空間:在地健康與醫療的專業、知識與技術物治理體制」工作坊的成果。工作坊時規劃「疾病與分類」、「專業與知識」、「常民專家與爭議」、「醫藥技術物」四大主題,因為審查時程不一,首波在此呈現三篇,正好分屬三類。

        首先是關於專業知識與技能轉變。曾凡慈以多軸線交織的視角,探討過動診斷與治療的專業技能網絡(network of expertise)在什麼樣的條件下,促成本地大規模地指認、診斷與治療「過動症」。她指出在兒童青少年精神醫療社群興起與專業取向演變、跨專業互動、診斷與治療技術發展、藥廠與家長團體介入、以及社會經濟組織支持等軸線構成的體制中,兒童精神醫學的知識與技術,主導「過動症」,而削弱了過去多專業合作的生物心理社會模式,日益趨向生物醫療化與藥物化。

        其次是道德難題與焦慮。施麗雯在台灣產檢查實作與社會脈絡中,探討這些經驗對女性的影響。台灣的生產照護系統設計邏輯,使女性的選擇幾乎是鑲嵌於產檢的運作邏輯中被迫成為社會的「道德先鋒」(moral pioneers)。尤其是在產檢的醫療化與常規化下,孕婦被建構為篩檢胎兒健康的決定權主體,不但面對產檢對胎兒健康的篩檢結果,也承擔優生意識的價值判斷而引發的焦慮與矛盾。

        最後是分類落差。邱大昕與陳美智檢討西方的二元對立障礙研究模式面對台灣非二元對立的醫療實作,成為兩者相互滲透的擴散式、由醫療專業與非醫療人員共構的社會控制體系。不但呈現台灣身心障礙醫療化的在地樣貌,並反思台灣身心障礙的醫療模式與社會模式的在地樣貌。

        這些研究在不同程度上指認了醫療知識、實作與體制的在地變遷與跨國差異,對掌握本地現實有相當幫助,希望未來有更多後繼者能持續深入探討。更進一步,從STM主軸來說,不只醫療,在科學、技術等方面,我們同樣亟需依此方向探索。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1期,頁9-14,2015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