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啟蒙的第一課:RCA

Author Info
王鈞瑜
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班

       大學的時候我念的是公共衛生。2008年秋天,大學一年級,我在吳嘉苓老師的社會學教室裡看了RCA紀錄片〈奇蹟背後〉,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意識到跨國資本和高汙染性產業如何透過尋找更便宜的勞力和土地、更寬鬆的法規和管制,把職業傷病、環境汙染的成本遷往境外,那些因而罹病、死亡的統計數字背後是一個個飽受折磨的肉身和家庭。2011年春天,大學三年級,我參加了RCA訴訟志工培訓營隊,看到RCA工人現身說法,談著抗爭越挫越勇、談著老友不敵病魔,工人們看起來好勇敢、好堅強。那一年,我加入了林宜平老師的醫療志工團和黃德北老師的口述歷史小組。前者在立法院舉行大規模問卷調查,仔細記錄工人的年資、工作性質、自覺症狀、確診疾病、家族病史、物質使用等提供呈堂參考,希望彌補因為一把無名火而不復存在的暴露資料和殘缺不齊的次級資料庫,並進一步回擊RCA委任律師個人化的疾病歸因(工人們罹癌可能是因為愛吃醃漬食品、抽菸、喝酒、基因差);後者則將工人的生命故事和大時代勾連,彙集成字字血淚的〈拒絕被遺忘的聲音:RCA工殤口述史〉一書。後見之明看來,RCA事件是我大學生涯最重要的啟蒙,影響我後來的學術關懷和選擇,也造就我對性別、勞動、環境運動的特殊感情。

       2014年12月12日,歷經無數程序刁難,RCA訴訟終於來到了一審結辯。那個下著雨的早晨,大家頭上綁著「RCA工人永不放棄」的布條,手中拿著每次開庭的照片,拉起印滿過世自救會員容顏的海報,向無良企業和失職政府傳達最沉痛的控訴。記者會上,RCA員工關懷協會劉荷雲、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林永頌、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賀光卍、學界代表林宜平等輪番上台講話,華隆自救會也特別包車前來聲援,受盡欺凌的勞動者站在一起,合唱〈美麗的花朵〉和吳易叡老師寫的〈春光〉,期待司法正義到來,讓許多人淚溼眼眶。記者會後,開庭旁聽登記出了問題,導致自救會員及其親友、工傷協會工作人員、林宜平、林崇熙、陳信行等幾位老師被法警隔離在外半個小時,引爆一場小衝突。安檢換證進場以後,幾位阿姨發現旁聽席位其實沒有坐滿,質疑剛剛為什麼不讓大家進入,又是好一陣抱怨......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37-242,2015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