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

Author Info
王秀雲
成功大學醫學系及醫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中心

2011年在中興大學歷史系舉行的《科技、醫療與社會》十週年座談會彷彿昨日,轉眼間我們已來到2015年四月,也就是說本刊創刊已經十五年了。本期特別將自創刊以來各期文章列表於最後,讓讀者們能瞭解這十五年來科技與社會研究領域的發展。在十週年與十五週年間最主要的里程碑是本刊於2012年收入於TSSCI及THCI Core期刊名單中,而這都要歸功於創刊以來歷屆主編、編委、作者及審查委員們的努力。如此的成果得來不易,本屆編委會也戰戰兢兢地繼續我們的工作。

有耕耘與播種,才能有收成。有社群的努力,《科技、醫療與社會》期刊方能有所收成。邁入第七屆的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年會以「正常與異常:我們從未正常過?」為主題於三月27及28日在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研究中心順利舉行落幕。如同徵稿說明所揭示的,「正常和異常的界線經常隨時代的變遷與社會文化的差異而變動。」無論是當代社會或歷史,或是不同文化,都能觀察到類似的例子,屬於台灣的正常與異常的劃分的案例尚待有志者的研究。我們非常歡迎發表於年會的論文在修改過後投稿本刊,讓科技與社會研究更加精彩豐富。

本期刊出的文章持續展現科技與社會研究的能量,涵蓋了技術社會學、醫學教育史、疾病敘說及生物科學哲學。吳嘉苓〈永久屋前搭涼棚〉一文,以莫拉克災後家屋重建的多樣型態為例,探討社會技術網絡。她主張將提出房舍藍圖的人都視為「設計者」,而非僅限於持有證照的建築師。她呈現不同家屋的考量與設計建造實作,包括中繼屋、石板屋、永久屋及在永久屋前搭涼棚。她發現當地村民作為設計師時,較能把原住民文化當作設計主軸,但有趣的是,在實際使用上,居民卻最偏好鋼筋水泥屋。在種種協商之中,出現了永久屋前搭涼棚的組合,耐人尋味。張淑卿的〈解剖學知識傳授與實作的初步觀察〉探討二十世紀初至1980年代台灣醫學教育中的解剖學的歷史,文中充滿了許多令人驚訝的歷史細節,如包商哄抬遺體運送費用、白色恐怖時期的醫學生在解剖檯上驚見醫學生等等。其中提到的教師於教學中的手繪能力,與今日的各種快速展示的有力檔形成強烈對比。她認為解剖課是解剖課是歷來醫學生的「成年禮」,也是形塑醫學專業與集體認同的關鍵。林怡秀與蔡美慧的〈「為甚麼是我?我才27歲」〉以電子佈告欄癌症看板所張貼的自我介紹的言談特色,來探討病患的社會心理特質。她們幾近解剖式地分析了言談的微觀層次,包括語詞、句型的使用,指出病患主動揭露年齡,顯示其對於罹癌的抗拒,而此反應了人們對於疾病死亡的規範性期望,也就是疾病健康背後的年齡預設。作者們希望這樣的研究能給醫療專業工作者參考,瞭解年輕族群癌症患者的心理需求。萬毓澤的〈如何停止憂慮並愛上演化思維〉是本刊第十八期的《科學革命的結構》五十周年專輯的延續。他從孔恩的「演化轉向」出發,討論了「類比」與「存有論」兩種不同的立場。作者認為一般人文社會科學對於生物學理論演化論具有的「生物恐懼症」,而如此不利於社會科學研究的理論發展,且因演化論在公共論述中越來越佔重要地位,社會科學家不僅該與生物學知識對話,甚至應該與其合作。

本期也刊載了洪靖針對Peter-Paul Verbeek所作Moralizing Technology:Understanding and Designing the Morality of Things (2011)一書的書評。該書評不僅是書評,也針對晚近以來環繞著技術中介概念的相關辯論有相當的介紹與討論。

自2009年起纏訟多時的RCA案,2014年12月於台北地方法院進行言詞辯論。本刊第十二期即為RCA專輯,由於該案例涉及科技與社會的許多重要議題,及該期提供了很好的基礎,吸引了知識界與社會運動界的各種讀者,該期已無庫存。本期的議題討論持續科技與社會學界對於該案的關心,收入了幾位見證RCA訴訟者的文章,從不同的角度討論RCA案的法庭實作。王鈞瑜的〈學術啟蒙的第一課〉,描述了他自參與RCA醫療志工團和口述歷史小組以來的反思,顯示研究者的社會正義感,可以是學術工作的重要動力來源。對陳信行而言,法庭旁聽不僅是社會參與,也是田野觀察,他建議我們可將司法體系看成一個技術系統來分析,是台灣STS可以開發的新領域。林宜平指出由於RCA工廠後分屬幾個不同跨國公司,包括GE與Thomson等,而形成各種「面紗」的爭議,面對訴訟時各公司均紛紛推諉責任,同時也造成訴訟的困難與延宕。黃于玲探討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時效問題,讓我們看到面對RCA這種涉及有機溶劑的健康損害的案例時,民法所規範的時效消滅顯得相當地不合時宜,同時也凸顯他山之石的國外案例重要性。林崇熙認為,在被告與原告兩方的攻防之下,出現了「科學摧毀戰現象」,作為科學知識的代表的許多科學論文被指為「研究方法失當、資料殘缺、論證有誤」。他認為在講求科學證據的RCA法庭,呈現出一個諷刺現象—「科學已經是大輸家」。就在本刊送印的前夕,法院以「如無該行為,即不致發生此結果」,宣告美國奇異等五家公司需賠償445名前RCA員工。雖是遲來的正義,但是對於後續類似的案例當有深遠的意義。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5-8,2015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