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體器官募集制度的倫理學與政治哲學:辯護「認定同意制」

Author Info
謝世民
Ser-Min Shei

Responses and Replies

The Ethics and Political Philosophy of Organ Procurement: A Defense of an Opt-Out System

 

        對我們具有規範力或約束力的實踐原則中,有些是所謂的「義務原則」:這些原則不是說我們有理由做什麼、不做什麼,而是要求我們必須做什麼、不做什麼。就來源而言,我們的義務大致上可以分為三種:第一,基於「我們的理想、目標、計劃、認同、特定的人際關係(例如親子、朋友、師生)」而來的義務;第二,基於「善的極大化」而來的義務;第三,獨立於任何特定的人際關係、不論後果,僅基於「陌生人之間彼此有正當權威可以要求對方為自己去做的、或避免去做的」而來的義務。人必須在追求美好人生過程中恪盡自己的義務,才算活得,而每個人都有活得對、不平白浪費自己的一生之最終責任,無法由他人代勞。

        一般論者都認為,這三種義務不僅彼此不可化約,而且還可能相互衝突:當這些義務相衝突時,那些我們無法恪盡的義務並不會因為我們無法恪盡而消失,我們反而會因為沒有恪盡這些義務而有理由去感到遺憾或愧疚,或去補償(如果有受害者的話)。在哲學家中較有爭議、尚待解決的問題是,這些義務之間是否有優先秩序:若有,何者優先?為什麼?若無,個人應該如何在義務衝突時做出選擇或決定?政治如何可能協助個人避免義務衝突?政府可以強制(如果可以的話)個人恪盡什麼樣的義務?政府可以強制個人去恪盡其第二種(善之極大化)和第三種義務(陌生人之間的義務)嗎?倫理學或道德哲學和政治哲學的基本任務,就在於闡明這些義務的本質以及處理不同義務之間的衝突所衍生的問題。......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6期,頁235-256,2013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