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編輯室報告

Author Info
林文源

從2001年發刊起至今,STM發行已經屆滿十年。這一路受到來自各領域前輩、朋友的協助與勉勵,尤其是顧問、歷任編輯委員、稿件審查委員無私的付出,使本期刊能穩健發展,持續提供本地社群發表成果的園地,促進學術與社群交流。編委會謹在此向大家表達由衷的感謝。本刊期望能在未來無數的十年,持續與本地STS社群一同成長。

本期共刊出四篇論文,其中兩篇與精神醫學史相關、一篇步道主題的案例研究,一篇文獻評述。STS動態方面,有對英國愛丁堡學派麥肯其教授(Professor Donald MacKenzie)的訪談翻譯,以及本刊十週年紀念座談會的紀錄。

王文基的〈心理的「下層工作」:《西風》與1930-1940年代大眾心理衛生論述〉一文,關注異於過往精神醫學史著重的專家「上層思想」,而是分析這些思想如何在實際生活中進入一般社會世界的「下層實作」。以《西風》刊物上的讀者投書與專家回應作為分析對象,這篇文章描繪出共和民國時期西方的心理衛生概念與理論如何與讀者投書這種自我揭露與反省的文體相互動,而開發出一種特殊的自我知識。這種自我知識並不完全等同於西方心理知識所預設的現代自我,而更趨近於一種兼有傳統修身道德與社會革新訴求的自我形塑。這篇研究不僅揭露了心理知識推廣工作的「下層」面向,另一方面也讓這個心理衛生的考察,增添了共和民國時期社會史裡面中西文化交融互動的細膩面貌。

本期另一篇精神醫學史專論,為陳嘉新討論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神經學與精神醫學發展的〈消失的歇斯底里烙印〉。歇斯底里可謂精神醫學史迄今研究成果最豐的議題之一。透過不同取徑,學者們企圖釐清此一疾病與宗教、性別(不僅是女性!)、時代氛圍、醫學權力、知識典範、病患經驗間之關連性。〈消失的歇斯底里烙印〉一文,則從作者所謂「臨床歷史/學」(clinical history/historiography)此一十分深刻的角度切入,探討歇斯底里症狀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消失的歷程,以及其衍生的社會意義。此處重點並非僅是科學史或STS時常關切知識生產與臨床實作的社會樣貌,而是隨著知識生產、臨床實作及其相關社會機制(如醫療空間與治療關係等)所共構出的「症狀」與「身體感」的歷史。隨著世紀末歇斯底里神經學模式的式微,相關理論的效度,以及患者的身體經驗,也隨之消逝。作者雖然無法透過此一研究完全捕捉,甚或企及他人難以捉摸的痛苦經驗(歷史學者與臨床醫師無可避免的焦慮?),但這立基於相當臨床洞見與歷史學養的力作,的確提示了一個理解由疾病與社會所交織成的生態的方式。

 徐銘謙與林宗弘的〈山不轉路轉:公民社會與台灣步道工程技術的轉型〉一文探討使用者如何以社會動員來參與創造新的技術模式。兩位作者以台灣的登山步道為例,透過步道技術模式的變遷過程的追蹤,挖掘其間國家與公民社會、技術專業與使用社群之間的關係與互動,以及新的技術模式如何被創造出來。他們指出, 1990年代以前觀光或登山步道工程通常是由國家官僚體制發包給營造商的標案,其技術準則是政府由上而下制訂施工標準與決定工程發包,被景觀規劃或園林設計專業者所決定,這是舊式的步道技術模式。自2002年起,台灣登山社團與環保團體積極發聲,介入登山步道工程,並提出公民參與步道規劃的訴求。在社會運動的壓力下,主管單位開始將多元使用者的考量納入步道規劃、決策與維護體系中,同時引進社團參與,結果發展成一個用人力維護步道的新技術模式。這個起因於日常生活的動員而改變科技與社會關係模式的案例,對STS的社會參與有重要參考價值。

張國暉的〈對技術的社會建構論(SCOT)之挑戰:建構東亞技術研究主體性的一個契機〉的文獻評述,企圖反省STS界的主流理論取徑技術的社會建構論(social construction of technology; SCOT),也嘗試思考本土研究的定位。張國暉評述1980年代中期後對於技術的社會建構論(Social construction of technology)之反省與檢討。這些批評指出SCOT的技術研究,過於聚焦技術創新的微觀要素及過程,而欠缺社會結構面的考量,也未省思技術價值與性質。但張國暉並不是全盤否定SCOT,相反地,他反而利用這些批評來擴大SCOT的可能應用,進而反思與定位東亞及台灣技術研究,主張引入國家(state)為一種相關社會團體時,探索其與其他國家對某個技術的共識及衝突,還有理解其本身內在的社會結構性特色,最後發展出適合東亞脈絡的SCOT取徑。

這種期許與建議,也在朱容萱、黃之棟對麥肯其教授的訪談中得到呼應。〈別把STS做小了:麥肯其訪談錄〉中,麥肯其教授對自己的研究歷程侃侃而談,也剖析愛丁堡學派的觀點與行動者網絡理論的糾葛。他最後期許東亞的科技與社會研究「不要把這個領域想得太窄!」對於這個來自著作等身的大師的呼籲,作為一個志在深耕本地STS的學術刊物,STM謹與各位作者、讀者共勉之。

最後一篇文字是陳瑞麟主編的〈《科技、醫療與社會》十年路:創刊十週年紀念座談會記要〉。本刊為紀念第一個十年的里程碑,特地於六月三十在中興大學舉辦一個座談會,以期能回顧過往、眺望未來。許多STS學界朋友、作者、讀者與歷任編委會同仁齊聚一堂,表達對STM的祝福、反省,與建議。瑞麟主編也於本期特地撰文,以饗未能與會之朋友,並為此珍貴的座談會留下歷史紀錄。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3期,頁2011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