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帝國大學漢藥研究之成立

Author Info
愼蒼健
東京理科大學大學院科學教育研究科准教授
譯者: 
王佩瑩

 

目次

1.問題意識

2.農商工部之藥用植物調査研究

3.憲兵警察與藥草調査研究

4.總督府中央試驗所之有效成分研究

5.帝國日本漢藥研究之進展

6.京城帝大醫學部藥物學第二講座之研究體制

7.結論

1.問題意識

根據佐藤剛蔵(其原擔任京城醫學専門學校教授,並高度參與京城帝國大學醫學部設立的過程,後來並成為京城帝大醫學部教授),1926年設立的京城帝大醫學部,其特色在於設立了微生物學與藥物學第二講座。特別是後者,也就是藥物學第二講座的設置目的為:「此一講座的特殊使命為研究生藥,特別是漢藥之藥理學研究」。此一作為「京城帝大看板(招牌)講座」的藥物學第二講座,在1931年時,更名為藥理學第二講座,在教授杉原徳行的指導下,繼續進行一貫的漢藥研究。1939年時,在戰時總動員的體制下,為擴充藥理學第二講座的研究,並成立了京城帝大附屬生藥研究所。此附屬生藥研究所,一直到日本敗戰結束前,都持續地擴充體制。京城帝大的漢藥研究,可說是殖民地朝鮮的醫學研究中,制度面的強大後盾。

然而,何以漢藥研究能在1920年代中葉興起?根據目前的研究,朝鮮總督府在1910年代時,都還認為漢藥只是單純的草根樹皮,並對此加以批評。但從1920年代後半開始,卻態度一轉,將漢藥視作為具有相當價值的資源,在戰爭體制下,對其更加重視。特別是京城帝國大學醫學部的漢藥研究,是象徴1920年代後半,京城帝國大學醫學部政策轉變的歷史性一頁。然而,單從以上的歴史解釋,只是從總督府的醫藥政策史角度,來瞭解植民地期朝鮮的漢醫藥史,並不具備漢藥史的視角,忽略了1910年代開始進行的朝鮮漢藥調査研究,與帝國日本「内地」滿州的漢藥實驗研究,以及1926年,京城帝大醫學部藥物學第二講座制度化等等的歷史背景。

因此,本文的目的,便是試圖分析京城帝國大學漢藥研究制度化,及其相關的歴史與知識背景。以下將分析的重點,一方面為朝鮮總督府部分,一方面則是「内地」的部分。「內地」從1910年代開始,便已認識到漢藥的價值,將本草學視為近代藥學的知識傳遞者,並將漢醫看作是重要的知識來源(informant)。

以下筆者將就幾點加以分析。第一點想要問的是,究竟是朝鮮的哪些機構,開始注意到漢藥的價值,並進行調査研究?筆者將主要以農商工部殖産局山林課、警務總監部、中央試驗所為主,爬梳各機構的藥用植物調査研究特徴。第二,筆者將把視角放到1910年代到1920年代的帝國日本整體,從科學(成分分析、化學構造分析、藥理作用)與文化政策的角度,瞭解漢藥(包含人参)研究發展。最後、筆者將梳理京城帝大醫學部藥物學第二講座之研究特徵。本研究將以朝鮮內部,研究漢薬的各個機構之相互關連性為主,並將其放在帝國日本全體(包含滿州)的漢藥研究發展脈絡下,分析其歷史轉折與知識傳遞的關係。

(諸多腳註未貼出)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 期,頁287-322,2010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