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期編輯室報告

Author Info
陳瑞麟

第十一期照例又是內容豐富的一期,包括社論、「東亞傳統醫療、科學與現代社會」專輯(含四篇研究論文與一篇名家選譯)、一本STS教科書的書評、還有SSK創始人之一Barry Barnes 教授的訪談錄。關於專輯,策劃人雷祥麟教授已寫了一篇縱覽全局、意涵豐富的專輯導言,本刊不再重複介紹。但值得一提的是,名家選譯是一篇討論韓國在日本殖民統治時代的漢藥學術研究之歷史,這象徵著本刊對科技、醫療的觸角已從台灣、中國和西方伸展到東亞隣國。相信隨著台灣與東亞隣國的學術交流日趨密切,STM期刊的關懷範圍也會隨之擴大。

繼第九期社論「台灣環境無法承受之輕」評論台灣石化業對於環境的危害風險,本期社論持續關心很有可能噩夢成真的國光石化案。編委周桂田教授從「邁向前瞻與永續的產業、經濟與社會發展」的理想,點出政府對於國光石化案的態度曖昧,似乎仍留戀在污染與耗能的舊產業結構上。周桂田語氣溫和地籲請政府應勇於轉向永續發展的新典範。雖說政府的公開說詞是國光石化要通過環評才能建廠,然而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國光石化環評監督小組」卻指出官方環評恐怕只是虛應故事,小組在環評會議上提出許多問題,都未得到合理的解釋。編輯室因此認為STS社群有必要更慎重、更密切地關注國光石化案的後續發展,我們也再次鄭重提醒政府:對國光石化一案的錯誤決策,極有可能帶給台灣環境難以估量的損害。

在專輯論文之外,傅大為教授對Sismondo 的STS教科書《科技與社會導論》中譯本的精彩書評,不只告訴我們此書內容與翻譯的優點與缺點,還補充了許多相關文獻與資料,告訴我們如何互相配合,以便在教學時彌補該書的不足,使它可以發揮更好的教學功能。這篇書評因此對於採用該書的STS教師們將會有莫大的助益。繼第十期刊出SSK 創始人Bloor 的訪談錄之後,本刊繼續刊出另一位創始人Barnes 的訪談錄。訪談人黃之棟博士在緣起中談到這一系列訪談的緣於一個刺激的問題開場:愛丁堡學派玩完了嗎?相信這也是許多關注STS發展歷史的朋友感興趣的議題。訪談中談到Bloor與Barnes 對於「強綱領」這個標籤的態度,可能也是讀者感到好奇的。如果說Bloor 堅定地捍衛強綱領,因此「強不強有關係」,Barnes 則採取一個較開放的態度:強不強無所謂!甚至可以「卸下愛丁堡學派這張招牌」。

今年五月是台灣STS研究學會第二次年會,在高雄海洋科技大學舉辦,又是一次相當成功的年會。此屆年會同時也執行第一次王玉豐年輕學者論文獎的徵稿、評選與頒發作業。根據王玉豐論文獎的執行辦法,參與徵選的論文視同投稿STM期刊,本刊自然有義務負起評選工作,同時也使參選論文接受本刊的嚴格的學術審查程序之考驗。主編陳瑞麟組織一個「論文獎評選委員會」(其成員排除參選作者的推薦人和指導教授),再由委員會針對每篇參選論文推舉兩位審查人,以期刊學術論文的標準來進行初審,並予以評分。隨後進入複審階段,參選論文與兩份初審意見一併陳送「評選委員會」斟酌,最後議決正獎從缺,但選出兩篇佳作:皮國立〈民國時期中西醫詮釋疾病的界線與脈絡:以「傷寒」(Typhoid fever)為例的討論〉與韓采燕〈工程實驗室的陽剛化:虧、技術網絡與異性戀身體〉。其中,皮國立的論文經修訂後通過本刊複審而被接受在本期中刊登,並作為「東亞傳統醫療、科學與現代社會」的專輯論文之一。

本屆「王玉豐年輕學者論文獎」參加徵選論文共有五篇,涵蓋醫療政策、工程實驗室與性別、醫療知識建構的文化性與現代性、科學史與科學哲學等主題,取向也十分多元,有文本的批判分析、媒體形象分析、史料重建、民族誌、甚至科史哲理論的建構等,顯示台灣STS的潛力與活力。遺憾的是此屆徵稿未能出現王玉豐生前特別努力的方向(例如文物保存、對實作之強調、博物館學與STS等)。本刊期待並鼓勵STS 社群的年輕學者們能更加踴躍地參與下屆和以後的歷屆徵選,因為這將是參選者一個難得的學術經驗,不僅有機會在本刊中發表,同時也可以得到本刊一貫嚴謹但極富啟發性的審查意見之實質回饋。

最後,編輯室將在此報告本刊的兩個重大變革。

其一,有鑑於國科會鼓勵國內期刊申請加入國際資料庫如Scopus 和Web of Science (即SSCI與AHCI),又有鑑於國內學術期刊普遍已刊行作者姓名、論文標題和期刊名稱的英文資訊,為使國內期刊論文也能被國際資料庫計算引證率,所以本刊決定自第十二期起,針對於已有現成英文資訊的中文期刊論文、專書與論文集論文,請作者在參考文獻處同時列出中英文資訊,詳細規範參看本期所附的「文稿刊登格式」。

其二,本刊過去並未限制作者在初審後的修改時間,以致少數作者懸宕許久未能送回,為了促進作者的修改效率,本刊決議從今年十月起,凡投稿在接獲初審意見半年內未送回者,視同退稿。至於過去懸宕的論文,本刊將給予兩個月的緩衝期,並另行通知作者。

最後是一則勘誤啟事:本刊第十期刊登王秀雲與蔡苓雅之〈從觸診到「以管窺天」:腹腔鏡與子宮內膜異位症的興起,1950s-2000s〉一文,因編輯程序疏漏,將該文之英文標題From Hands of Flesh to Laparoscopy: A History of Endometriosis in Taiwan, 1950's-2000s之endometriosis,誤植為endometriosos。編輯室謹在此向兩位作者及讀者致歉。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11期,2010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