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的崩解:毒奶、風險與信任

Author Info
祝平一

傳說周文王有四個乳頭,以他的奶哺育天下。如今中國是世界第三大乳製品產國,也將奶行銷世界。不但中國寶寶仰賴中國產的奶粉,中國的乳製品也成為世界食品鏈的一環。不幸最近中國生產的乳製品因含三聚氰胺(melamine),影響人體健康,而被世界衛生組織(WHO)稱為本世紀最嚴重的食品安全危機。受影響的國家,不但將中國乳製品下架,而且紛紛禁止中國乳製品進口。

三聚氰胺是常見的化工原料,但並非食品添加物,不應出現在食品中。在中國生產奶粉的過程中,為了騙過以氮原子來檢測奶粉中蛋白質含量的凱氏(Johan Kjeldahl)定氮法,因而添加含氮量高的三聚氰胺。由於嬰幼兒之排泄能力較差,添加三聚氰胺的奶粉造成中國嬰幼兒的腎結石,約有六千多名病童受害,並有四名死亡病童。可驚的是這並非局部性、少數不肖公司的作為,而是中國製乳業的共享知識。到底這樣的知識經由什麼網絡、由什麼人傳播尚需更多研究。但因這個事件散播甚廣,甚至有人懷疑,這可能是中國環境荷爾蒙的一部份。

三聚氰胺的毒火很快燒到台灣。許多台灣使用中國乳製品為原料的公司,皆受污染。人們對日常生活中與乳相關的產品,敬而遠之。而台灣官員對於檢驗三聚氰胺的標準,一日三變。不但廠商損失不貲,人民對於原來已被貼上無能標籤的政府,更是不敢信任。最後以三位衛生署官員下台了結。然而檢驗標準應如何訂定?儀器的精確度如何?為何檢測蛋白質含量仍用十九世紀發明的凱氏定氮法而不用其他方式?檢驗標準的制訂與採用特定檢驗法的政治學為何?種種問題都引人深思。

三聚氰胺事件讓我們見識到食品風險如何造成日常生活的崩解。食品不似其他高科技產品、炫耀性消費財、或是房屋、車子,其花用雖低,但影響層面甚廣。劣質食品,為害窮困民眾尤甚。此次中國受害者,便有不少是窮鄉僻壤農民的幼兒。然而像奶粉、三合一咖啡、奶精、糕餅乃至豆漿等食品,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幾乎難免。某些台灣專家們卻說若食用微量的三聚氰胺,對成人影響不大。即使不小心吃了一點,多喝水排掉便是。但這無以為民眾解憂,只因食品與日常生活關連太深,令人無所逃於天地之間。若連喝杯咖啡、吃塊糕點都必須三思而後行,日常生活恐難為繼。無怪乎人人談乳色變,造成恐慌。目前探討現代社會科技風險大都集中在高科技部門,但我們對於嵌入現代社會的傳統科技,或因現代使用者以不同方式使用傳統科技所帶來的風險問題,似仍欠警醒。

三聚氰胺的風險與我們日常生活的變遷有關。以前哺育嬰兒,用的是人奶。奶水不夠的母親,或有錢人家,無論中、西,則都有聘用奶媽的傳統。傳統社會中,奶水象徵無限的恩慈、親密關係的建立與信任。歐洲宗教畫中,聖母哺育聖子的主題,象徵了人們從無止息的愛中,獲得解救,便是最好的例子。中國歷史上,男性與奶媽關係良好者,不在少數;而有人認為弗洛依德戀母情節中的母其實是奶媽,可能也不無道理。這些例子表徵了人間最原始、最親密的關係,乃由奶水與哺育所建立。但十九世紀末,人奶的代用品,嬰兒奶粉(baby formula)誕生了。到了二十世紀中葉,由於女性勞動力投入市場,嬰兒奶粉已成育嬰食品之主流;或與母乳共用,或在斷奶後仍持續使用。雖然中國使用嬰兒奶粉的歷史,仍需考查。但從這次受害者廣及邊區,可見嬰兒奶粉已成中國幼嬰的主要食品。其次,乳製品雖非傳統東亞社會之主食,但卻是受歐美影響的東亞現代社會中主要的副食品,舉凡牛奶、冰淇淋、糕點、乳酪等等,莫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正因乳製品滲入現代日常社會既深且廣,其原料一旦受污染,人人難置身事外。

如果奶水象徵無限的恩慈,受污染的奶,則是現代社會的另一頁啟示錄:現代社會風險的提高,部份來自人與人距離縮短、彼此依賴性增強。再加上社會行動者的各種「異質性工程」(heterogeneous engineering),不斷將社會中異質性的元素,乃至物質,納入社會網絡中,使我們生活的社會在不再「單純」。雖然行動者網路越能納入異質性的人與物、網絡的網目越長越密、網絡中的人員物資流動性越高,越能強化行動者所欲遂行的目標。但這也意味著整個網絡越變越複雜,甚至越出行動者的理解與掌握,乃至網絡中的「人」或「物」一旦「背叛」時,便造成網絡崩解。亦即:社會網絡的複雜化,提高了風險了程度。這次的毒奶及近日的全球性股災,都在在見證了全球化社會的脆弱性。也許我們從來沒有摩登過(we have never been modern),但我們確實生活在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需要彼此信賴,卻又無法互信的窘境。因為這些原來應為信任把關的體制,如國家、企業、銀行等本身即是現代生活風險的來源。

這次的毒奶風暴也的確暴露出國家與企業不負責任,應付無方的問題,以至民眾無法相信這些應為民眾食品安全把關的機構。從三聚氰胺事件爆發後,中國的企業及政府隱瞞實情,甚至壓制相關報導,未及時採取防制措施,使得事情難以收拾,重創中國的製乳業及中國政府的形象。甚至傳出企業賄賂入口網站公司以求封口,政府威脅律師不得協助受害者求償等匪夷所思之事。台灣官員對檢驗標準之舉棋不定;知名企業在產品被檢出含有三聚氰胺後,或為自身利益而強辯,或刁難消費者退貨。最後,官員們為了挽救信任危機而吃麵包、喝鮮奶,但與食品安全的相關問題,卻埋沒在這些政治表演中。這次毒奶事件也提醒我們,持續監督體制科學操作的重要性。

毒奶事件期間,中國發射神州七號,送人去太空漫遊。就在中國科技力已儼然成為世界一霸之際,中國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卻仍必須忍受中國生產的毒奶。這幅深具諷刺意味的浮世繪,的確發人深省。

Citation: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