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院拆遷爭議與STS

作者資訊
王文基

以妨礙台北捷運新莊線機場工程為由,已有近八十年歷史的樂生療養院大部分院區在過去幾年間逐步被台北捷運工程局拆除,居住其間數十年的院民也被迫搬離。在院民及學生、社運團體的努力奔走之下,樂生療養院舊院區的存廢引發社會大眾普遍關切與熱烈討論。不少學者也各自從其專業角度與立場出發,或提供建言,或實際參與捍衛樂生的活動。

醫療與科技所引發的社會爭議,一直是STS領域形成以來的核心議題之一如何分析並且實際面對科技與社會之間複雜的互動關係,也成為許多STS學者們長久以來關切的重點在今年上半年的STS mailing list上,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社群的成員關於樂生院被迫拆遷的議題,曾有熱烈的討論與支援行動[1]。本刊亦有籌備樂生事件專號的計畫。

社會長久以來「技術決定論」的思維方式,使得工程專家、政府官員,乃至於受其影響的一般民眾,常忽視技術本身所具有的社會意涵與社會效應。醫療化的思考模式,以及在樂生院未來功能轉型的考量之下,設備完善的現代醫療大樓似乎成為大有為的政府與院方解決樂生老邁院民安置問題的最佳解方。在專家所主導的科技發展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醫療與工程技術的日新月異必能帶動社會與經濟長足進步的單面向思考模式下,許多問題在決策的過程中根本未被意識,更提不上加以細緻討論。例如,除了政府相關單位與部分地方人士最關心的工程進度、土地開發、地方發展、政府公權力的執行外,樂生舊院區的存廢自然還牽涉院民生活模式的改變、院民人權、法律、工程技術與倫理、醫療實作、公共衛生政策變遷、醫學史、文物資產保存等諸多議題。在保留比例純屬工程專業問題,以及院方已妥善照料院民等官方解釋下,所有不同聲音的表達與社會抗爭的動作都成為科技專業與城鄉發展的對立面。樂生院拆遷爭議因此被轉變為少數院民與部分激進社會團體因特殊利益聯合起來反對地方發展的非理性行為(事實上,STS領域的許多個案研究一再指出,即便處理同一件科技或醫療爭議,所謂理性的科技專家也很難達成共識)。加上部分媒體渲染兩造僵持對立的場景,施工單位又忽視其他可行的替代方案,捷運通車與樂生療養院的保存在大眾的心目中也逐漸變成兩個無法共存的選項。數十年來一直被邊緣化、污名化的癩病患者所具有的生存權利及寶貴的常民知識,在社會現代化與理性管理的要求下,又再一次被漠視不顧。

我們強烈呼籲,有關當局與施工單位應跳出「建設等同政績」、「建設等同發展」的狹隘看法,將樂生院舊院區的存廢問題放在更大的脈絡下考量。多少「尊重工程專業」的呼籲,實際上代表的是科技官僚體系經濟效率至上、方便治理的價值觀。因樂生院拆遷所造成表面上的工程延宕及政治、社會爭議,實不應單純從工程專業或公共基礎建設的角度來看待。近年來國際上的一些發展值得我們借鏡。在體認到過去將癩病患者強制隔離或污名化的慘痛歷史教訓,英國、美國、日本、葡萄牙國家或是將癩病療養院所保留為院民安養天年的機構,或是在持續照顧院民的前提下,將之經營為國家歷史公園或醫療博物館作為台灣日治時期殖民醫療的特殊產物,以及二戰後公共衛生史上重要機構之一,樂生療養院的重要性自然不容忽視,應當作為國際與台灣社會史、醫療史上重要歷史建築加以原地保留,妥善保存。更何況,長期被社會邊緣化的癩病患者,已將樂生舊院區視為世上唯一的庇護所,有關單位又何其忍心將「妨礙地方發展」的大帽子,扣在為了生存權捍衛僅存殘破家園的他們頭上?因此,我們要求各級政府與工程單位在樂生與捷運共存共榮的前提下,盡快仔細評估其他替代方案的可行性。眾多反對與反省新莊線捷運機場工程的聲音,其目的並非拖延城鄉發展,而是為了社會的長遠發展,審慎地構築出人定勝天、發展至上之外的另一個圖像。台灣社會為了節省所謂的「工程成本」與「交通成本」,實在已經付出了更多、影響也更深遠的社會成本。很遺憾地,樂生院只不過是千百個例子之一。

最後,樂生療養院近來的發展雖屬不幸,但也提供我們一個省思STS社會位置的機會學者Langdon Winner提醒我們,STS研究的重點之一在於「擴展一般公民參與的社會與政治空間,使他們針對那些影響他們的技術能有提早做選擇的機會。如果在挖土機到達或是光纖電纜鋪設後才注意到這些議題,那就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除了博士論文、期刊論文或是研究社會建構的書系之外。」[2] Winner的這段話不僅只是督促STS學者勇為天下先的由衷之言,也應當是STS學者時常藉以自省的警語樂生療養院被強迫拆遷的命運突顯出STS在現代社會改造的相關事務上應該承擔起更多的責任。更重要的是,相關研究不斷指出,科技在剛發展時,由於仍不穩定,社會成員對之尚有影響空間。STS學者如何跟常民在內的各類專家們攜手合作,盡早地參與科技醫療規劃過程的民主討論,共同決定未來科技的走向,將是我們未來努力的目標。雖然台灣離公民社會的目標尚有段距離,整體心態與機制亦不健全,但藉由科技醫療議題的審議式民主的公民參與,整體社會定能朝此方向逐步邁進。



[1] http://sts.nthu.edu.tw:88/sci-study/

[2] Winner, Langdon (1994). Reply to Mark Elam. Science, Technology, & Human Values 19(1): 107-109; p.108.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5期,頁5-8,2007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