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期 編輯室報告

作者資訊
趙相科
清華大學經濟學系
       2017 年上半年國際間的政經局勢不愧「驚奇」二字,從東西方幾位狂人領袖的核彈試射與否認全球暖化的作為,到國內外經社改革以及種族平等的抗爭,製造了不少的驚奇。相較於國際局勢的負面發展,臺灣STS 的發展可說是「驚喜」與「驚艷」。除了多位重量級國際學者接續訪臺外,三月份假高雄醫學大學所舉辦的2017 年臺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年會,則以「人以萬物為尺度」為主題,發表了許多精彩的論文,展現本地學者的研究實力。
 
  多年來臺灣STS 研究的開展,多以本地科技相關的事物為分析標的,除了表示學界對於這塊土地的關懷之外,也印證了在地知識(local knowledge)對於科技知識建構的重要性。著名人類學家Clifford Geertz 倡議以詳盡的田野調查建構之「厚實敘述」(thick description)為基礎,並藉由個案分析的方式建立在地知識,而後再據此發展出更一般性的學說,或與既存學說相印證。本期所收錄的研究論文在不同的層面上均呈現此種在地知識的思考。詹穆彥的〈疾病範疇與自我轉變:以台灣成年妥瑞人為例〉、簡妤儒的〈棄置的圍網和推不動的紙盤:產銷結構如何形塑技術物政治性〉與張春炎〈探索風險社會下的反身性知識技能:以日本311災難報導經驗和專業反思為例〉,此三篇論文根據深刻的訪談研究建立厚實敘述,並由在地事實形成證據,據以挑戰既存的STS相關學說,並將在地事實與由既存理論演繹所得到的結論相比較,發掘出與在地事實的差距之後,提出嶄新的觀點,相當具有創見。
 
  另外陳嘉新〈什麼是後殖民科技研究中的後殖民:淺論其主張與啟發〉一文,則以反思國際間「後殖民」科技研究學者的理論為起點,歸納出「後殖民」論述的要旨,再與本地情境下的相關議題交互印證。林文源對陳文的回應〈地方化後殖民:在地經驗、認識空間與實作本體論〉更具體指出,關於後殖民的討論應以在地思考的知識論面向去詮釋,值得我們對於科技研究的知識論與方法論的內涵做更深刻的思考。關於在地知識與地方化的討論,讀者可將本期論文與友刊EASTS 於2017 年第二期出版之Provincializing STS(地方化STS)專輯中的論文相互參考,必有更豐富的收穫。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5期,頁5-6,2017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