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奉科學之名的法庭中摧毀科學信任

作者資訊
林崇熙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

     關於科學知識的成立與運作,歷來有多種論點,略舉如(1)發現說:科學任務就在於發現種種自然運作的定律,以解釋所能觀察到的種種自然現象。(2)實證論:科學由經驗實證的結果層層累積而成,並共享共同的研究方法。(3)否證論:科學的發展不在實證累積,而透過否證先前的理論而進步。(4)典範說:科學在社群共識的典範情境中進行解謎活動,包括界定其宇宙觀、知識論、問題領域、及社群運作等;當異例累積到某種程度而成為危機,將導致革命。(5)理性論:科學依其理論核心主張而進行預測、驗證、解釋更多的經驗現象、及解決關鍵問題,從而擴張其進步的版圖。(6)建構論:科學知識的成立來自多元社會行動者的網絡連結、協商、競逐而至新社會秩序的動態構成。雖然種種論點都有所長與所短,但共同的堅持是存在可信任的科學,不管此信任來自邏輯、因果論證、解釋力、證據驗實、預測應驗、說服等(雖然何謂信任、何謂論證、何謂證據、及何謂驗證等皆可爭議)。歷經數百年的努力,基本上科學得到社會的普遍信任,也成為法庭上的重要參與者。

     在牽涉到科學知識、證據、與論證的法庭案件中,科學縱然不是決定性關鍵,也會是重要的佐證支持。基本上,會端上法庭的科學證據是法庭認為經過驗證的「可信任知識」(如國際標準、國家標準、教科書、期刊論文等)或科學家以自己的名譽為擔保的證詞,其基準都是「信任」。縱然學術界皆知期刊論文還是存在許多爭議,但對於法庭而言,學術期刊就是可信任的知識;如果科學知識不可信,或科學家證詞不可信,則法庭不會讓科學成為第三方參與者。問題在於,當面對一個科學不確定領域的爭議時,原告與被告都端出當下某些科學知識來針鋒相對時,法庭要相信哪一方的科學證詞?更進一步地,當法庭上原告與被告一次又一次地攻擊對方所舉之科學有重大缺失、或所請專家證人誠信有問題時,科學的社會信任還能一直維繫不墜嗎......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63-268,2015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