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期的正義?RCA案中的時效與科學知識政治

作者資訊
黃于玲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系

      在RCA案漫長的訴訟過程中,雙方律師團的主要爭辯點在於「RCA資方對於有機溶液的處理方式」與「RCA自救會成員的健康傷害」之間是否具有因果關係。關於雙方在這因果關係上的攻防,特別是雙方證人的證詞、各式公共衛生與流行病學的科學調查報告在法庭上如何地被呈現與攻防,本單元的其他文章已有討論,我在此不贅述。在這篇RCA法庭現場觀察報告中,我想記錄2014年12月12日結辯當天,RCA自救會律師團(以下以法扶律師團稱之)因應被告律師團主訴而提出的另一個攻防點: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時效。時效起始的確認,看似是法律程序用語的定義辨析,其實涉及職災、公害、產品責任認定等毒害侵權案件中弱勢受害者的權益,以及科學知識如何影響法院審判此類案件等重要議題。到底損害賠償請求權的有限時效,是要從毒物實際上造成傷害、但受害人可能還未覺察時就開始起算?還是從受害人明確知曉傷害存在及其成因時才開始起算?這其中,科學研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不管是作為傷害何時造成與當事人「知曉傷害存在」的根據,或是法官如何引用科學研究中的因果關係作成判決。台北地院對此議題的見解,也將透過RCA案,影響台灣行政與司法單位日後如何處理職業災害的複雜認定過程、科學知識在此過程中的角色、相關損害賠償的請求。

 

知曉請求權的時點

 

       被告律師團提出,即使原告(RCA自救會成員)果真因為資方在處理有機溶劑上的作為與不作為,而在健康等權益上受到侵害;但是因為自救會成員錯失二到十年的請求權時效,已無權再要求損害賠償。被告律師團此時效消滅的主張是根據民法197條「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什麼是時效消滅?這是民法設計上,為了避免當事人怠於行使自身權利,因而規定請求權若是經過一定期間不行使,將無權再使用(消滅)或是效力減損......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20期,頁255-262,2015年04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