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工人與美國海軍:打開RCA訴訟裡科學知識的黑盒子

作者資訊
林宜平
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 副教授

        炎炎烈日裡,纏訟多年的美國無線電公司(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以下簡稱RCA)案,從7月4日起,開始傳訊鑑定證人陳保中教授(圖一)。陳教授目前任教於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並且也是台大醫院的環境及職業醫學部主任,陳教授著作等身,發表超過一百六十篇刊登在國際學術期刊的流行病學研究報告,並且也是四篇RCA居民與勞工流行病學研究的共同作者,7月4日作證的內容,包括「流行病學方法簡介」、「評論勞委會研究報告」、「台大研究團隊的RCA相關研究」等三大部分,7月11日,則介紹國際癌症組織(IARC)、美國環保署、美國疾病管制局等官方組織,對各種有機溶劑健康危害的分類。

        七月裡的兩天庭期,由當過工人的合議庭審判長薛中興法官主詰問,陳教授與其研究團隊連日熬夜準備資料,不但內容充實,而且說話調理分明、不急不徐,在證人台上的表現可圈可點。經過兩次庭期,原告林永頌律師、周漢威律師、孫則芳律師和三位法官,對流行病學的許多專有名詞(PCMR、SMR、SIR、95%信賴區間等)都已朗朗上口。原本鮮少發言的陪席法官林伊倫,在大家昏昏欲睡之際,竟然在流行病學研究報告的中文翻譯中,找到一個數字有誤!!受命法官宣玉華更認真地,在網路上查詢世界各國有關三氯乙烯的污染資料及文獻報告,作為審理本案的參考!

        8月1日在台北地方法院的民事法庭裡,代理被告的幾位大律師,開始反詰問,問題纏繞在「健康工人效應」(Healthy Worker Effect)上打轉,因為健康工人效應,RCA和國光與六輕的石化健康風險爭議,也有奇特的連結。所謂「健康工人效應」,源自許多職業流行病學研究(主要是標準化死亡率,SMR的研究)都發現,相較於一般民眾,任職於某一工廠的勞工,反而比較健康,這當然不是工廠「環境好、福利佳」所以員工異常健康,而是SMR有取樣偏差與方法的限制,因為健康狀況較差的應徵者,在職前體格檢查時可能會被篩除,而勞工在就職後如發生慢性或其他疾病者也可能提早離職,因此直接將勞工的死亡率與一般人口的死亡率相比,會產生「選擇性的偏差」。從1980年代起,在職業流行病學研究領域,有許多健康工人效應的研究與討論,一般認為SMR會低估員工20%的健康風險。

       在國光石化爭議中,勇於為石化業代言的溫啟邦教授,自稱是「健康工人效應」(他誤譯為「員工健康效應」)的先行者,溫教授等受僱於產業的流行病學家,把職業流行病學研究中的「健康工人效應」,當成既成的「科學事實」,發表好幾百篇科學研究報告,倡言SMR是流行病學研究方法中的「黃金標準」,根據溫教授的自述,從1970年代起,美國石化工業網羅三十餘位流行病學家進行員工健康的調查研究!

       在8月1日上午的法庭裡,被告律師頻頻追問陳教授,有關健康工人效應「20%、6%與13%」等幾個數字的文獻來源。雖然陳教授在庭上不斷陳述,低估20%,來自他的研究經驗,但是被告律師咄咄逼人,在中午休息前詢問的最後一個問題,就是「請問你到底有無看過一篇研究文獻提到健康工人效應對流行病學研究的影響程度的平均值大約20%,到底有無這個文獻?」最具戲劇性的是,在一整天冗長的來回問答之後,在結束前的最後一刻,根據當天的筆錄,「鑑定證人陳保中起稱:『我要補充一點,關於健康工人效應約低估20%,在被告所提的附件六第一頁中,Background epidemiological studies typically observed a 20%...』。」原來答案就在被告所提供的附件裡!

       父親節台北的天氣熱翻天,雖然法院裡的冷氣很強,RCA訴訟也是熱滾滾!陳保中教授費心準備半天的「健康工人效應」,被告律師或許是「見不好就收」,8月8日早上開庭的被告的反詰問不再提健康工人,轉攻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樂瓊營的地下水污染(Camp Lejeune water contamination)調查研究。美國疾病管制局ATSDR(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有關樂瓊營事件健康效應的資料,是原告在反詰問被告越洋請來的美國專家李百勛醫師時找到的,在七月裡陳保中教授的投影片中,也引用這份資料。

       樂瓊營的地下水污染經美國海軍隱匿多年,有超過35萬人受到暴露,其主要污染物(VOCs)與污染期間(1957-87)與台灣的RCA相近,但是濃度還沒RCA高。美國總統歐巴馬去年(2012)九月簽署「榮耀美國退伍軍人及關懷樂瓊營家庭法」(Honoring America's Veterans and Caring for Camp Lejeune Families Act of 2012),提供樂瓊營地下水污染受害者「十五種疾病」(包括癌症與非癌症)的醫療補助,目前的認定標準是,只要在1957-87期間,在基地居住「三十天以上」,或是胚胎時期母親住在該基地,法案中列舉的十五種疾病,都可得到醫療補助。預估美國政府在五年內將花費一億六千兩百萬元美金提供受害者醫療補助,不久之前也有得獎紀錄片“Semper Fi: Always Faithful”發行。

       被告律師先是頻頻追問陳教授有關ATSRD的引用資料來源,然後又提出一份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NAS)2009年有關樂瓊營的研究報告(Contaminated Water Supplies at Camp Lejeune),節錄摘要中有關各種癌症科學不確定的表,要求陳保中老師一一確認(同意或不同意)。雖然陳教授和法官都覺得被告以2009年的報告,反駁2012年ATSDR的資料與法案,理不直氣不壯,但是法庭裡無法立即查到全文(台北地院既無無網路連線也收不到3G),待午休之後,陳教授不但印出厚厚的三百多頁報告(被告只提供其中的十頁左右附件),還查出這份NAS的報告是由美國海軍委託進行的!這份2009年NAS的報告引發許多爭議,美國海軍(和被告一樣)斷章取義,引用其中科學不確定的資料,印製手冊,ATSDR的署長曾於2010年10月,發函給美國海軍助理副部長,澄清許多NAS報告的是與不是,陳教授也在下午對這份NAS報告提出補充說明。

       在RCA訴訟中,被告反詰的「健康工人效應」和石化產業大有關係,而樂瓊營則又牽扯到美國海軍,在RCA法庭裡鑑定證人(專家)與法官、律師一起打開科學知識的黑盒子。陳教授的出庭,在七、八月連續四天庭期之後,暫告一段落,被告還沒問完的流行病學相關問題,要等寒假裡陳保中教授才能再出庭,接下來出庭作證的鑑定人是毒理學家翁祖輝教授(9/6、9/13),以及環工學者丁力行教授(10/18),看過「奇蹟背後」紀錄片的朋友,對翁教授的公鼠、母鼠實驗,以及丁教授展示地下水污染的畫面,應該都不陌生,STS來自RCA法庭的現況報導,也要等九月再見啦!

RCA照片

圖一、陳保中教授(第一排右三)與林永頌律師(第一排左二),和勞工朋友、支持團體及律師團成員在台北地方法院前合影(2013/7/7)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