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四期環評政策的系列評論

作者資訊
杜文苓
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理事長.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第一篇         環境與健康的評估,何來專業可言?

中科四期環評在十月底通過,環保署立刻發表聲明稿,指稱「決議以比初審更嚴格的條件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駁斥環保團體與部分媒體批評結論不進反退,「賦予開發單位『愛排哪、就排哪』的權利」或「頭過身就過」。

但如果細看環評審議過程,地方居民與環保團體所提的各項疑慮難道解除了嗎?環保署認為「環評委員會認為開發單位採行各項減輕對策後,舊濁水溪及濁水溪等2項放流方案均屬可接受的方案,在環保專業的基礎上,已可達成保護人體健康、不影響農業灌溉及沿海養殖等3項環境保護之目的」,這難道不是睜眼說瞎話?被國家列為甲級水體的霄裡溪,自從接收光電廢水之後,連福壽螺都無法生存,環保署還要發公文請當地居民不要取用溪流的水,並載水供應當地居民使用;霄裡溪沿岸還有農民引到廢水灌溉卻因稻子結不了穗而選擇廢耕;新竹香山綠牡犡的成因仍懸案未結。上述舉證事例,至今仍是進行式,環保署開了多次專家會議都還未能及時解決問題,要人民如何能相信環評的專業性?別忘了,霄裡溪上游友達、華映兩家光電廠的設置,也都是環評審查通過的案件。



如果廢水真如環保署專業保證的安全,那麼排放方案何必變來變去?吳院長為弭平爭議,在立院宣稱廢水排放將「採取專用放流管向海洋再延伸3公里」,以讓兩縣居民安心,沈署長也回應吳院長的政治承諾,指出「用常識就知道行政院的方案比環評小組結論更好」,果真如此,環評難道不用審查這個用常識想就更好的方案?卻僅將此案列為對開發單位沒有約束力的附帶決議,徒留開發單位自行選擇方案的空間,使人對吳院長的政治承諾大打折扣?



環評審議問題不止於此,環評大會中也有委員明確指出開發單位資料提供有誤,說辭矛盾,開發計畫位為嚴重地層下陷區,環境影響問題還未能釐清,疾呼此案環評應建入二階審查。環保團體更指出沿海受影響之漁業資源等尚未調查,要國內廠商自主管理接軌歐盟法規無法可行,並提醒最高行政法院判例已指出,一階環評是篩選機制,只要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都應進入二階環評進行實質審查。環評決議就在內外優勢警力控制把關,嚴格限制民眾進入會場表達意見,未能一一釐清爭議下通過,即便把部分環保團體與環評委員的建議納入結論,卻無視沒有相關機制與配套措施。例如結論中要廠商與REACH制度接軌,中科的回應仍只有登入註冊原則,整個環境行政也沒有根據高科技產業使用之毒化物進行全面性評估,立法管制。在目前法律下,污染的友達霄裡溪廠列管物質只有十三種,華映三種。環保署要廠商跟歐盟法令接軌,何不從現在所有運轉的高科技廠開始做起,以行動證明環評規範廠商遵守REACH具體可行?環保署更應該回答,過去的環評監督,對於已通過之環評案件,有無任何實質約束作用?如果沒有,環保署所宣稱再嚴格的條件結論,不就只是華麗的說文解字功夫?



如同開放美國牛肉政策一樣,其影響所及,並非只有吃不吃牛肉的風險而已,更關係到整個國家食物與環境的健康、安全與永續的問題,這不是政府說已盡了把關責任就算,風險要國民自負;中科四期環保署的環保專業所掛保證的廢水排放,影響所及有全國六成蔬菜供應量、濁水溪流域的500萬隻豬、雞,還有鮮乳,以及年產值64億的沿海文蛤、牡犡等,一旦遭受污染,全國民眾的健康損失誰來負責?從牛肉進口到中科環評,政府漠視民眾理性論述與抗議行動,戕害健康與環境專業評估,有問題則訴求民眾自救,這種行政邏輯,無疑宣告台灣成為高度風險放任的危機社會。(本文精簡版亦刊登在自由時報論壇)

─────

相關連結

環保署自由時報投書: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nov/3/today-o9.htm

環保署網站新聞:

http://www.epa.gov.tw/

─────

 

第二篇         回應「科學園區是否污染 學者言論應講求事實論證」

有關環保署來函指稱本人投書一文講到霄裡溪污染屬內容不實,本人以相關環評會議審查紀錄還原事實,並嚴正抗議環保署這位曾經調查霄裡溪的匿名作者公器私用,運用國家資源,散發不實訊息,企圖打壓各種異議聲音,希望監察院對行政機關恣意濫權提出糾正,以確保國民民主參與評論公共政策權利。

霄裡溪的污染問題於民國96年11月27日環保署專案審查會議即有結論,光電廠排放廢水確實對霄裡溪灌溉用水有不利影響,其中,環保署水保處在書面意見中更表示「經查兩場排放承受水體霄裡溪下游於新竹縣轄區沿岸有約11處農業灌溉取水口,灌溉面積達250公頃,並經常接獲當地農民或農田水利單位陳情水質異常案件,顯見上游事業廢污水排放以嚴重影響下游農業活動」;新竹縣環保局也說「新竹縣優質米田認證區,惟經報導致取消相關認證,成農田損失」。此案之後送進第161次環評大會(961210),結論要求「開發單位均應依環境影響評估法第18條規定,於97年1月31日前提出因應對策」。接下來從97年3月27日到98年4月24日六次因應對策專案會議(做出結論的時間,也遠超過環評大會設定的期程),記錄中沒有人敢說友達、華映的廢污水沒有污染灌溉用水以及飲用水。



本人在2008年三月也曾前往霄裡溪踏查,親眼看到接收光電廢水的霄裡溪與旁邊野溪清水生態相的重大差異,當地也有居民因為感受到環境重大變化而不斷行文環保署要求改善。公共電視「我們的島」在2008年7月11日所播出還我清淨霄裡溪(462集),之中採訪位於霄裡溪水源頭龍潭鄉三和村村民楊先生,提到「稻子卻長的特別高,但卻不結穗...華映、友達流出來的水圳的水,螺和蜆都活不了,連福壽螺也沒有,都死光光了」。本人的踏查與在地居民口述經驗吻合,環保署的匿名作者,不知是否到下游已經稀釋過的流域,才看到活動正常的魚種?這也還要看河流豐枯水期的稀釋力。而新聞稿聲明本人「言論恐會影響當地稻作的販售價格」,這更涉及行政恐嚇,前段會議記錄之中行政機關的說法,說明環評通過的兩案已對農業灌溉造成嚴重影響,環保機關不思積極解決問題,反而要人民對污染現狀噤若寒蟬以掩飾問題,否則要背上影響稻作販售的罪名?

從環保署本身會議記錄,即證明現有高科技廢水的管制存在許多漏洞,全台高科技園區所在地(包括科學園區)污染問題並無妥善解決之先例。霄裡溪污染問題更是罪證確鑿,污染問題確認後的兩年間,並無具體減輕污染作為,從2009年四月會議結論建議改排後,迄今仍持續排放霄裡溪。環保署有時間精力散播不實訊息,濫用科學專業說詞,傲慢地駁斥學者與環保團體的公評,何不好好研擬如何落實嚴格標準?以霄裡溪上游兩廠為例,根據貴署毒管處的資料,友達依據毒管法申報只有十三種物質,華映三種,如果引進貴署所說的創新制度,嚴格要求廠商落實源頭減量,相信對於污染風險的管控裨有助益。



最後,本人對於環保署最近所發之一連串聲明稿,對於不同聲音與質疑意見,充滿情緒性的謾罵攻擊感到憂心。運用強勢之公權力與公共資源,針對性地指摘外界之公共評論,此舉無異戕害公共對話機制,意圖限縮不同意見的表達,對於環境保護政策的專業性與公共性已形成重大傷害。本人相信這並非環保署全體行政人員之意圖,發此新聞稿的這位曾經勘查霄裡溪匿名作者,應出具真名,以示負責。(本文精簡版亦刊登在自由時報論壇)

─────

第三篇 畏懼公評的環評,何以落實REACH精神?



環保署在環境有害疑義尚未充分釐清,即於10月13日在爭議聲中讓中科四期環評一階審查就過關,即便有再多幾頁的附帶條件,從過去經驗來看,也僅具聊勝於無的裝飾功能。中科三期的開發,環評附帶決議建議鯉魚潭淨水廠加蓋,環評通過後,此事在自來水廠與中科討論下認定不可行即無疾而終;2000年與2002年桃園龍潭兩家面板廠的開發案,廢水排放到列為甲級河川水體的霄裡溪,下游有關係到新竹縣新埔鎮三萬多人的飲水取水口,當時環評結論也提到需注意廢水排放影響取水問題,然而毒水危害,卻到2007年環保署專案小組會議才得到「開發單位已對環境造成不良影響」的結論,並召集專家學者討論了一年多的廢水何處去,至今兩家面板廠廢水仍持續排放霄裡溪。



上述兩例只是提醒我們,開發業者對於環評審查抱持頭過身就過的心態,已通過的開發案,後續還有多少追蹤、監督、甚至開罰,都只能仰賴環保官員的良心與積極的民眾關心倡議。通過之後,開發業者也多有恃無恐,縱如霄裡溪汙染問題罪證確鑿,環保署需以送水弭平民眾疑慮,也無能勒令污染源頭停工。高科技污染的前例尚未解決,要陳情居民如何能放心?要開發中科四期,就應解決過去污染問題,證明自己有能力因應高科技污染各項危害。而日前中科四期環評審查結論所設的廢水限值標準(如總氮50mg/L、氨氮10mg/L、總磷10 mg/L等的管制限值),更應一併適用於目前運轉的科學園區,證明廠商已可以達到標準要求的能力,以及科學園區落實標準規範決心。如果過去污染問題都無能處理好,嚴格管制標準從未落實執行,又那能期待現今的承諾?環保署要放行過關,就應先示範證明自己有解決高科技污染既有問題、落實嚴格管制標準的實例與能力。



然而環保署不思此途,為求限期通過,阻擋雜音進入,竟連程序正義都不顧,先用優勢警力阻止人民進入環評討論會場,創造一個連人民表意都不行的環評審議場域(採用「延續會議」模式,讓民間不同意見代表先發表,發表完主席宣布擇期再開延續會議,並以民眾代表已經發言過為由,阻卻其在延續會議的發言,讓環評審議做結論的當天,可以排除其他意見的討論,逕行讓開發單位一言堂的回應民眾先前問題,不用面對任何答詢回覆的壓力)。在會場中開發單位逕行宣稱「沒有發生過污染」,排除受影響的民眾在外,環評委員會最後從善如流的建議「通過」。問題是,環保團體與民眾提出的質疑有一一被回應釐清嗎?自稱要維護環評科學專業審查的環保署,不斷發表聲明稿抹黑提出反對意見或詳實報導的記者,但沒有資訊公開公評,何來科學專業可言?(詳見洪朝貴教授「畏懼公評的環評」一文,網址:http://blog.ofset.org/ckhung/index.php?post/09aa)。事實上,環評審查會時民間團體公開詢問有多少環評委員曾到地方勘查,僅有極少數委員曾到過現場,那麼,只憑開發單位提供的數據資料審查(在最後一場專案會議,都還有許多委員質疑中科提出的資料錯誤),忽略實地的環境觀察,如何稱得上科學?如果一一檢視環保團體與在地居民提出的各項問題,中科那一項具體回應到?或其承諾足以讓人放心?



上述這種藉由程序排除審查異議的「旁聽要點」「延續會議」等環保署內規,違反公民參與原則,戕害風險溝通的信任基礎,更與環保署最近聲明稿中念茲在茲的歐盟REACH制度所援引、強調的預警原則大相逕庭。



中科四期環評通過附帶條件的第十二項「化學品管制部分,開發單位應確保進駐廠商生產、輸入或使用每年大於1公噸之物質,其原料供應商應取得歐洲化學總署(ECHA)之廠商及物質註冊號碼,並應依歐盟REACh制度相關規定,進行化學品管理」,這個結論與環保署聲明稿的說法,以及中科管理局的簡報檔都宣稱要援引歐盟REACH法規註冊精神幾乎一模一樣(這兩個單位在此案角色的一致性還真令人錯亂,分不清那個是開發單位,那個是審查管制單位)。



不過,細究歐盟於2007年實行的REACH,其條文中明訂法規之基本精神在於預防原則[1],透過全面性登錄審查管制、尋求替代性之安全物質、轉移物質危害/安全性舉證責任、以及促進化學物質資料的透明與交流等政策機制與行政手段,重新形塑化學物質管理政策。其條文中明訂年產量十噸以上之化學物質需要進行人體與環境風險評估,要求生產者提出如何進行適當管理之化學物質安全報告書,一些物質並需通過授權制度方可使用,製造商或輸入商更必需提供產品的物理化學、毒理學以及生態毒理學等特性[2]。在REACH架構中,企業有履行化學物質使用「安全性高」的義務,而行政單位則有監督企業執行的責任;獨立公正之第三團體監督企業與政府對人體健康與環境的保護,並協助政府與企業找尋弊端與盲點;而一般大眾則有要求企業與政府公開提供相關資訊,藉由資訊的公開化與透明化,了解政府與企業對物質安全評估的履行狀況。



整套制度的設計環環相扣,制度中的每個角色則被賦予不同的責任與義務,並以法律與行政程序加以規範。在此架構下,企業有測試化學物質與提供資訊的義務,政府的角色則是在掌握資訊的基礎下,負有採取「淘汰、授權或限制使用」等決策責任,以保護人民與環境的健康。由此可知,環保署要「比照當前全世界最為嚴格的化學品監控管理的歐盟REACH制度,規範園區開發單位應就未來引進的區內廠商有申報及登錄等義務,以完整掌握使用化學品相關資訊並據以管理」(環保署說法),在沒有相關法制建立(台灣的REACH)、政府機關權責未明、配套措施不清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可行。例如,化學物質登錄後,對於危害可疑性高的物質,誰來授權、限制與禁用?環保署宣稱的環評法規定處分,如何有效監督廠商遵守一個國外指令?



環保署(以及中科)在宣稱要求廠商遵循歐盟REACH的同時,並不尋求將REACH在台灣法制化的積極作為,而以園區廠商的自主管理,迴避政府的監督角色以及建立相關配套機制的責任。回歸REACH所據之預防原則,其制度設計強調資訊透明、環境決策的民主參與、舉證責任反轉、在地經驗知識的預警價值,這些制度設計需要跨領域跨機構的合作與討論,釐清不同關係人在此制度中之相關權責與課題。而預警科學重視從已知的資訊進行可能性的推斷,強調將不同型態的證據(ex:生態毒理學、在地經驗知識等)納入風險評估考量,運用預警政策面對科學不確定性,以發展預測與預防傷害的能力。



可議的是,環保署(以及中科)為了中科四期的環評過關,輕率的宣稱納入REACH制度。但此次中科四期的環評審查,過程中缺乏民主審議、化學物質資訊仍可在商業機密保護傘下選擇性的不公開、鄙視輕忽在地居民提出的各項證據與顧慮。這種高舉REACH大旗,卻把預防原則重重地踐踩在地,無疑是此次環評最大的笑話。環保署居然還發表聲明駁斥記者「REACH精神只學半套」是混淆視聽,的確,不是只學半套,是連皮毛都沒學到。



環保署要用最先進嚴格的管制措施,何必捨近求遠,要廠商自行跟歐盟指令接軌,而不求自行增進立法執法強度?環保團體早已提出具體訴求,要求政府重視民眾環境資訊知情權,修正政府資訊公開法,新增企業污染資訊揭露專章,令廠商揭露其營業活動相關的污染源以及各類有害物質之年排放量,並彙整歷年各廠商污染違規情勢以及污染排放量;要求廠商登記與評估所使用化學物質生命週期階段的潛在風險,以規範高危害性之物質之禁用與替代,並儘速修正現行毒性物質管理法,於『危害評估及預防』及『管理』兩章中,詳列廠商應負擔起化學物品無害之舉證責任,提供安全評估報告;儘速針對高科技生產製造業的特性,訂定廢水、空污及廢棄物管制標準,這些標準均應奠基在台灣過去相關的研究發現(例如,環保署已針對高科技廢水進行兩次大規模調查,學術界也進行過許多相關研究,已發現上百種污染物質),就所有發現物質做整體性的評估考量,權責分明地進行標準制定與全面性的管制(而非仰賴園區自主管控幾種物質或沒有類似產業的美國TTO標準);相關標準制定更應考量台灣土地使用整體情況,從環境健康優先的價值出發,以工業區選址常緊鄰農業區的情況而言,其放流水標準應提昇至灌溉水標準有其必要。如果上述法制都不推動,卻矢言用最先進嚴格的管制措施,豈非緣木求魚?而上述法制化訴求,才是具體落實REACH精神的最佳保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REACH (1907/2006/EC)
條文中Article 1(3)提及本法規之基本精神在於預防原則。

[2] REACH (1907/2006/EC) 條文中Article 12提及根據年製造輸入量提出相關資料;Article14提及年製造輸入量大於10頓者須提出相關資料,其中包括:人體健康有害性評估、物理化學有害性評估、環境有害性評估、難分解性及累積性之相關評估。

─────────

相關投書

1.      朱增宏:〈霄裡溪的水 環保署的嘴〉;網址: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nov/4/today-o3.htm

2.      邱花妹:〈環境民主 為什麼不進反退?〉;網址: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09110600411,00.html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