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想念玉豐

作者資訊
林崇熙

本期STM以「科技與展示」為主題來紀念逝世週年的玉豐,瑞麟主編要我為玉豐寫篇紀念文。回想玉豐,看著電腦桌面上玉豐的照片,心頭卻是萬般思緒而久久無法下筆。

已經記不得當年怎麼跟玉豐認識了,是STS?產業遺址保存?產業文化資產清查?檔案管理?庫房建置?只記得當年因為一些機緣而與科工館互動的過程中,逐漸感覺到科工館中有個人的學術品味與我甚近,但其工作上的積極態度、熱情、及自我要求,卻又讓我自嘆弗如,他就是王玉豐。

玉豐唸工業設計,所娶的老婆、閱讀的書、使用的錶、綁紮的髮型等都很有設計感,基本上跟我這種與藝術彼此不太認識的人是不搭調的。可是,玉豐對於STS的敏銳度及對產業文化資產保存的熱情,透過博物館典藏與研究此平台而與我及許多STS朋友相連結。從科工館1999年3月的「台灣科技史與博物館蒐藏學術研討會」以降,「臺灣產業技術發展史研究」研討會、「撫今追昔話滄桑─工業遺址的保存與再造」系列講座、「科技、醫療與社會」學術研討會、「技術、文化與家─潭南協力造屋之省思」研討會、「現代考工記」研討會、「天工勘物─產業文物保存維護」研習會、…等,玉豐以其豐沛的生命能量為臺灣STS研究架構了一次又一次的舞台,也讓臺灣STS研究連結到產業研究及產業文化資產保存等領域。我自己的拼裝車研究、產業文化資產研究、地方知識研究等數篇論文,都是被玉豐所推動的學術研討會催逼才可能問世。

玉豐除了努力建立起科工館的典藏制度、典藏庫、及將STS學者納入蒐藏指導委員會外,更前瞻性地將博物館「典藏」概念延伸至館外,把種種產業遺址視為科技類博物館的戶外典藏。他數次以請喝「極品咖啡」為由引誘我到高雄,但卻非得看完一處又一處的硫酸錏公司宿舍群、殘留圍牆、…等產業遺址,才可能聞到咖啡香。他常常感嘆STS研究太集中在科學社群及知識範圍,而忽略了產業此巨大區塊;他也感嘆博物館典藏只進行古物保存,卻缺乏深刻的學術研究。因此,玉豐透過「產業文化資產」此領域來連結STS、博物館典藏與展示、文化資產保存等領域,企圖透過跨領域連結來拓展這幾個領域的研究深度與廣度。我在一次次的學術研討會或博物館會議上看見玉豐的身影,卻不知道他是以燃燒自己的身軀來成就了前述種種學術研究與社會實踐在南臺灣的生根。

永遠不會忘記跟玉豐一起在倫敦七天的美好經歷。就在玉豐過世的半年前,透過玉豐的關係,英國文化協會補助他與我到英國拜會文化保存單位,如National Trust、English Heritage、TICCIH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the Industrial Heritage)、The Heritage Lottery Fund、Museums, Libraries and Archives Council、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and Sport等。此行的經驗與國際連結將成為未來成立「臺灣產業文化資產保存中心」的前置作業。玉豐安排的拜會與參觀行程非常豐富,每天晚上回到旅館,我都已快累垮,玉豐卻在梳洗後,又冒著攝氏5度的寒冷到附近的車站上網,以處理科工館業務。倫敦此行大部分行程都很順利,唯獨數度聯絡不上某位工業遺址保存大老。有天在出地鐵站時,他又不死心地第N次聯絡該大老,我遠遠地拍下玉豐執著的身影。心中只有感動。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就是我對玉豐的永恆懷念。

引用: 
《科技、醫療與社會》,第7期